瑞典生活的「詹代法則」翻轉台灣留學生價值觀

18
呂明心(前排右二)參與當地研究團隊從事健康科技研究。圖/呂明心提供

文/陳至中、黃名壐、黃齡儀
「瑞典從十一月到三月一直下雪,天總是黑的,有時候地上很滑,要很小心不要滑倒,每天都要穿好多層外套。」陳怡叡到瑞典留學談起天氣時她這麼說道。她在去年夏天來到瑞典,目前就讀延雪平大學新媒體設計系一年級,預計完成三年的學士學程。
受瑞典大自然感召
昔都市女孩享受單純
陳怡叡在台灣獲得英文學士學位,也曾擔任英文老師,並到澳洲打工假度假擔任英翻中線上翻譯一年。她用工作的積蓄自費來瑞典學習,據她透露,一年學費約十二萬五千克朗(約新台幣四十三萬左右)。
從熱鬧台北到充滿陽光、沙灘和海洋的澳洲結束打工度假,再輾轉來到瑞典,她剛開始比較難適應。因為瑞典外食不像台灣那麼便利,而且物價非常昂貴,選擇種類也不多。原本不太會做飯的她,來瑞典後開始學習下廚,還會估算和節省每周伙食費。
到瑞典之後,陳怡叡受到瑞典人熱愛大自然的態度影響,也會到森林裡採蘑菇,她開始發現自然和清新空氣是「有錢也買不到」的。從原本的都市女孩到現在享受大自然和單純幸福的女孩。
對於也想到瑞典留學的人,陳怡叡建議,「想要來的話,一定要選一個喜歡且可以堅持下去的科系。要找到自己興趣,知道自己要什麼,並且在解決問題中成長」。至於語言方面,她則提醒,「不要覺得英文雅思(考試)過了就足夠,英文是日常生活的基本,要不斷地學習成長」。
「詹代法則」力行平等
學制彈性選擇空間大
目前就讀台灣大學生物產業傳播暨發展學系博士班四年級的呂明心,於去年八月至今年三月透過交換計劃,至瑞典北方的台大姐妹校─于默奧大學研讀一學期,除了參與修習瑞典語等課程外,還參與電腦科學系的使用者互動和知識模組研究群。
當初她選擇到瑞典留學,在於瑞典是著名的福利國家及對高齡和健康科技的重視。此外,她也認為于默奧大學的國際化程度不輸台大,與來自世界各國的同學共同學習,也能擴大文化視野。
瑞典課堂上講求平等的文化就令她感到驚訝。在台灣,人們很尊敬老師的稱謂,但在許多西方國家卻直接稱呼老師的名字,她認為「這反而使得師生之間更能激發與尊重彼此的觀點」。她也觀察到在研究室裡,同事也都相當尊重每個人提出的點子,也願意分享。呂明心提出她從當地學到的詞彙─「詹代法則」,意即不會追求個體的突出,人人平等,所有的成就歸功於小組的所有成員。不僅如此,平等也體現在研究室特別注重成員的性別比例上。
此外,學生在參與分組報告和課堂討論時。「這裡的同學在分組報告時,傾向約出來一起完成,而不是像在台灣,比較喜歡分配好工作,自己帶回家各自完成。」在課堂裡,討論和互動的程度也相當高,來自台大的她也得練習著每次上課都拋出一些問題來和大家討論。
呂明心善於用美食和世界各地同學交朋友,例如用鳳梨酥推廣台灣,也參加過瑞典的鹽醃鯡魚(俗稱臭魚)派對。「瑞典人很慢熟,不要氣餒,多交朋友」,呂明心這樣說道。
來自嘉義的杜宜蓓畢業於交通大學資訊工程系,工作四年後,於二○一七年夏天進入瑞典皇家理工學院資訊工程所就讀。杜宜蓓認為瑞典的學制給予很大的彈性和自由。學制一學期還細分成不同的短區間,每個短區間大約修兩門課,學習快速而緊湊。許多課程都是產學合作,在學習理論時因而能躍於紙上。另外,學生還可以自由選擇是否重考,如果想要提高成績也可參加重考而不需重修課程。
和杜宜蓓是好朋友、目前就讀皇家理工學院能源所的柯馨婷補充,在生活方面,千萬不要被大太陽騙了,她夏天剛來時以為夏天太陽大,很暖和,結果得了重感冒,所以還是要注意保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