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健

35

文/星雲大師
李自健(一九五四~),中國湖南人。畢業於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有不少作品都曾入選中國大陸全國性重大美展。
說起李自健,這一位聞名世界的藝術家,不用我介紹,在我的書中、文章裡,對他的述說,不知道有多少萬言,而中華電視台也曾經邀請我和李自健先生,在《點燈》節目裡對談,李自健說「點燈」就是我照亮他的前途,給了他一生的光明。
記得在一九九一年,我在洛杉磯市區公園內,看到很多來自大陸的街頭畫家,都集中到洛杉磯來,賣畫維生。其中有一個年輕人,畫的一些油畫人像,栩栩如生,尤其把中國苦難的社會階層入畫,像小女童帶著弟弟,在草堆上看書、一個小女孩在腳上扳刺、孕婦祥和的神情散發著對生命的熱愛、小女孩背著幼弟送飯到田裡、老人臉上掩飾不了歲月的痕跡……這些人像、情景都是似曾相識,真的畫得非常精采,張張都很吸引我。
有一天,美國加州文教社團聯合會祕書長吳劍雄先生,帶了一位畫家到西來寺見我,並展示他的作品,其中有多幅,是我在洛杉磯市區公園內看到的畫,原來就是出自這一位畫家筆下,他就是李自健先生。
愛心油畫 沁出人間真情
在言談中,得知他雖有才華、理想,但因生活的壓力,從一九八八年到美國這兩年多,只好為生活而畫,一直都無法進行他的藝術創作。我覺得這種人才被埋沒,實在可惜。於是,我送李先生一本《護生畫集》作為參考,希望他畫出一百幅以「愛心」為主題的油畫,在「寓教於畫」中,激發人們的愛心,讓這個社會更美好。
我跟李先生說:「這一百幅畫,每張我以五千元美金訂購,在西來寺附近有一間『蒙特地精舍』,平常是靜修之用,借給你居住,讓你安心作畫,但是,在一年之內,要把這一百幅畫完成交給我。」他立刻一口承諾。
後來,過了一段時期,他請我去看他的進度,那時候,他把佛光山的弟子,像慈莊、慈惠、慈容、蕭碧霞師姑等,當模特兒一一入畫。我也非常喜歡他為我生活在大陸的九十歲母親所作的肖像。母親的慈悲、堅毅、勤勞、善良與安詳,在這幅肖像畫中表露無遺,傳神已極,尤其是母親那雙布滿皺紋,捻動著佛珠的雙手,更道出了十分豐富的內涵。
李自健說,以前一提起筆來作畫,心裡就在擔心這幅畫是否賣得出去?要是賣不出去這星期的伙食就有問題……在心有罣礙下而完成的作品,大多是依商業眼光或顧客的需要而做,根本談不上藝術、創意。由於我支持他作畫,才感受他的創作細胞又活回來了。
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在美國西來寺成立時,西來寺特舉辦了「李自健先生的畫展」,內容是由一百幅以愛心為主的油畫,將中國人堅毅不拔、任勞任怨、委曲求全的民族性及芸芸眾生百相,由作品來體現,很多參觀過此畫展的人,都一致評為︰畫中可沁出人間真情。
藝術才華 畫作巡展世界
在一百張油畫完成時,我突然想起南京大屠殺,希望他畫一張南京大屠殺的畫。他基於愛國,對於歷史的傷痕也願意用畫筆給記載下來,他的工作效率很高,不到一個月就完成了南京大屠殺畫作。
這幅畫幾乎占據了整個牆面,巨幅的畫面頗為震撼人心。畫的中間是堆積如山的屍塚,頂端有一個從母親遺體血泊中爬出的孩童,對著蒼天嚎哭吶喊(孩童代表中國的希望)。畫幅右側是悲憫沉默的和尚俯首收屍。畫幅左側是日本軍官正揮刀獰笑。前者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至愛,與後者醜陋邪僻的暴行,形成了強烈而鮮明對比,我替他定名〈一九三七.南京〉。
後來,我幫助李自健到台灣來開畫展,許多看過畫展後,請他畫畫的名人很多,如張榮發、吳伯雄、李登輝等等,他的肖像畫,畫出來比照片還要像,且作畫速度,平均兩天就能畫好一張,可以感受他作畫的熱情、才華。
他的「人性與愛環球巡迴油畫展」,先後在美國洛杉磯、德國柏林、法國巴黎、英國倫敦、馬來西亞吉隆坡、新加坡世界貿易中心、澳洲雪梨市政廳、南非開普敦、巴西聖保羅、加拿大溫哥華、紐約聯合國大樓、台北等世界五大洲六十幾個國家的美術館、博物館展出,總計超過一千萬人看過他的展覽,李自健也是從為人畫肖像起家,今日他的畫展遍布全世界,成為傑出的畫家。
信心懇切 牽線畫家結緣
現在他的一幅油畫,已賣到百萬美金以上。而在洛杉磯他不需要再住在我的蒙特地精舍了,已到另外的一個社區,建了一個類似美術館,又類似居家的展覽場。
記得那個時候,大陸對我有一些誤解,故不能到大陸活動,他一直很努力為我請命,希望江澤民總書記能跟我見面,我有一次看到他上書給江澤民,敘述中國要有佛光山,佛光山雖是一個佛教的道場,但佛光普照,可以光大中國……我知道他是為了回報我對他的支持。
後來我可以自由來往大陸時,只要他的作品在北京展出、在國家博物館展出,都一定要邀請我出席開幕式。一直到現在,李自健先生對佛光山,比他的家園還要重要,只要佛光山要一幅畫,要做一場展出,他無不全力以赴。
因為他對於佛光山如此的信心,才能如此的至誠懇切,真是數十年不變。也因他的關係,世界上不少的華裔畫家人才與我結緣,跟我往來,這些我也很感謝李自健先生,他做了我跟藝術家的媒介工作者。

家書系列〈窗口〉,一九九三年作。繪圖/李自健
家書系列〈窗口〉,一九九三年作。繪圖/李自健
大師的母親,是佛光山徒眾的老奶奶。繪圖/李自健
大師的母親,是佛光山徒眾的老奶奶。繪圖/李自健
圖/李自健
圖/李自健
〈山妹〉,一九八四年作。 繪圖/李自健
〈山妹〉,一九八四年作。 繪圖/李自健
兒時系列〈鷺洲〉。繪圖/李自健
兒時系列〈鷺洲〉。繪圖/李自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