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 惡化趨勢未歇

12

編譯/潘楠慕
經濟與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六月公布全球和平指數(Global Peace Index,GPI)年度調查,發現舊衝突尚未平息,新衝突持續產生,全球和平前景並不樂觀。
這是該機構第十二次針對全球一百六十三個國家進行調查,根據國家的社會安全、國內外衝突等級、軍事化程度來評分,包括謀殺率、監禁率、政治迫害、與鄰國關係、士兵人數、國防預算與經濟產出的關連等。
這項指數在今年的評測還加入了「正面和平」的類別,沒有發生衝突、戰爭,還不足以稱為「和平」,必須納入社會資訊流通程度、政府貪腐與運作狀況等因素。
整體來說,過去一年來有七十一個國家的和平狀況有所改善,但同時也有九十二個國家的狀況惡化。平均來說,全球和平狀況比去年惡化了百分之零點二七。若從二○○八年累計,全球和平狀況至今惡化了 百分之二點三八。報告指出,惡化的原因,主要來自邊境衝突、內戰、政治迫害程度升高。
若以國家排名,最不和平的國家前五名依序為敘利亞、阿富汗、南蘇丹、伊拉克、索馬利亞。
敘利亞過去五年來都被列為世界最不和平國家,但近來由於伊斯蘭國(IS)的勢力遭到壓制,敘利亞的和平指數略有改善,這也是伊拉克和平狀況改善的原因。不過以地區來說,中東和北非仍為最不和平的地區。
至於最和平的國家,多數在歐洲,排名前五的分別是冰島、紐西蘭、奧地利、葡萄牙及丹麥。報告指出,自從二次世界大戰後,歐洲就一直是全世界最和平的地區,但過去幾年來,西歐國家頻頻出現恐怖攻擊和民粹主義興起,導致部分國家的和平表現略微倒退,東歐地區反而明顯進步。
經濟與和平研究所執行主席基列利亞(Steve Killelea)表示:「全球和平正在惡化,這已形成長期的趨勢,過去十年來都如此。」
基列利亞認為,過去十年來出現的衝突與危機至今尚未解決,同時還不斷產生新的衝突,導致整體的暴力等級不斷上升。他說:「和平狀況緩慢、逐漸下降的原因,來自中東、北非地區發生的衝突,以及這些衝突造成的溢出效應,擴散至其他地區。」
他並表示:「建立和平,比破壞困難許多,也因此,那些位在排名末端的國家,至今仍苦於似乎沒有止盡的衝突。過去這個世代,敘利亞、葉門、利比亞、阿富汗等國家持續發生的衝突,不斷使戰場死傷、難民人數及恐怖攻擊的數量攀升。」
依據最新報告,自二○○八年迄今,最不和平的二十五個國家的平均和平指數惡化了百分之一二點七,至於前二十五個最和平國家的平均和平指數,則改善百分之零點九。
基列利亞指出,該機構還針對「暴力如何影響經濟」進行調查。據統計,二○一七年發生的暴力事件,共導致全球經濟損失近十五兆美元(約合新台幣四百五十兆元)。此外,政治較穩定的國家,物價上漲也較正常,穩定,並且能吸引外國投資。這十年來和平表現有進步的國家,平均國內生產毛額(GDP),足足比狀況惡化的國家高了七倍。
基列利亞說:「和平與國家的繁榮富裕密切相關,這些數字真的非常驚人,也顯示和平可以為經濟帶來的好處。」
女性風險係數最高國家…印度
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日公布「全球對女性最危險國家」調查,結果,印度排名第一,因女性面臨風險極高,較令人意外的是美國名列第十。
印度被列為對女性最危險之國家,原因在於性暴力、性騷擾、文化習俗對女性不友善,加上猖獗的人口販賣情事等。在印度,女性被脅迫從事勞役等事件層出不窮。印度反對黨領袖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形容是該國的「恥辱」,也呼籲當局應盡力改善。
在這項調查中,基金會訪談全球五百多名女性問題專家,調查範圍包括文化傳統、性暴力、醫療保健、歧視、暴力以及人口販賣等六項領域。對女性較危險的國家,集中在南亞、中東及非洲,美國是唯一進入前十名的先進國家。
印度在二○一一年時排名第四位,但今年躍升至第一位,顯示當局的作為仍不足,無法緩解當地女性面對的危險。
印度卡納塔克邦官員甘加達爾(Manjunath Gangadhara)痛批:「作為全球成長最強的經濟體與太空科技研發的領先國家,印度應為其女性遭受的暴力而感到羞恥。 」
阿富汗和敘利亞分別是第二、三名,原因是這些地區的女性面臨戰爭蹂躪,家暴、缺乏醫療與經濟資源、工作歧視。
令人意外的是,美國是唯一進入前十名的西方國家。專家認為,這與美國過去一年興起「#MeToo」等運動有關。 美國「全國家庭暴力終結網絡」副執行長索斯沃斯(Cindy Southworth)表示:「很遺憾現況如此,希望這能成為一個轉捩點,自此改善女性應受的尊重對待。」
澳洲可能再現 排華浪潮
日前越南爆發反華示威,包括首都胡志明市、河內、峴港等地民眾走上街頭抗議增建特別經濟區,聲稱土地被中國人霸占。不僅如此,過去一度出現排華活動的澳洲,也出現排華浪潮,立法防止「外國干預」,外界解讀是針對中國大陸是否過度介入澳洲政治、經濟領域。
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憂心中國勢力「滲透」政壇,去年底已宣布澳洲禁止國外政治獻金,以防國外勢力介入國內政治。儘管引發爭議,但他表示,這項法案針對的是「祕密、強迫性」活動。
外國勢力的介入,已成為澳洲當局的難題。他們一方面試圖捍衛自身價值,對抗中國大陸在政治、經濟甚至大學校園的影響力,但另一方面,澳洲又須審慎行事,以免觸怒澳洲華人以及最大經濟支持者中國。
澳洲過去曾出現排華事件,例如十九世紀中期淘金熱時期的暴動,導致數百名華人受傷,並遭驅出採礦場,促成「白澳政策」。這項政策自一九○一年起持續以不同的形式存在,直到一九七三年才廢除。
今年二月,澳洲學者漢彌爾頓(Clive Hamilton)發表「無聲入侵:中國大陸如何將澳洲變成傀儡國家」的著作,痛批中國大陸干預,稱數以千計的中國情報人員已滲透進入澳洲。三月時,約八十名研究中國大陸問題的學者聯署發表公開信,聲稱中國大陸正試圖削弱澳洲地位,把其變成「附屬國」。
一些澳洲的專家認同當地政府必須修改法令,打擊不當干擾,但也有專家認為,澳洲官員倡議國家安全法修正案時故意針對中國,將引發北京方面的不滿。他們表示,目前沒有證據顯示中國大陸有意把政治制度複製到澳洲,也沒有證據指北京當局破壞澳洲的主權。
對於澳洲可能掀起排華浪潮的隱憂,中國大陸外交部長王毅表示,希望澳洲方面能夠摘下有色眼鏡,中國大陸是澳洲重要經濟夥伴,應當捨棄偏見,務實合作。

最新和平指數顯示,全球和平前景不樂觀。圖/法新社、網路
最新和平指數顯示,全球和平前景不樂觀。圖/法新社、網路
北京呼籲澳洲審慎處理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圖為大陸國家主
席習近平(右)與澳洲總理滕博爾。圖/美聯社
北京呼籲澳洲審慎處理與中國大陸的關係,圖為大陸國家主
席習近平(右)與澳洲總理滕博爾。圖/美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