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照顧失智 3份筆記當大腦

39

【本報台北訊】記憶力不好,可以用筆記本代替大腦,對失智患者或許也有幫助。七十歲退休教師白婉芝照顧九十三歲的中重度失智母親多年,二年前卻發現事情忘得快,就醫確診輕度失智,當下反應是「怎麼會?」她封閉哭泣半年,但為了維持母女生活,勤做筆記提醒自己生活大小事,也努力參與活動延緩退化,「我不能倒,不然媽媽怎麼辦?」
失智老老照顧 令人驚心
高齡社會無可避免老老照顧,甚至已出現失智老老照顧案例,伊甸基金會四年前提供白媽媽居家服務不久,發現照顧白媽媽的白婉芝也失智了。
白婉芝說,她丈夫早逝,獨自照顧失智媽媽,為了幫媽媽延緩失智,到處上失智症相關課程。沒想到二年前開始,騎車返家會騎過頭,突然迷失方向,事情老記不住,起床就忘了今天是幾月幾日,警覺自己也可能失智,跑去找醫師檢查。
「沒想到我也確診失智了。」白婉芝大受打擊,曾把自己封閉了大半年。但為了媽媽,她重新站了起來,積極參加各種健康講座、研讀書籍、找資料、參加團康活動,防止失智惡化,「我真的很努力,連周遭朋友也不相信我失智了。」
白婉芝維持正常生活軌道的撇步之一,就是學到隨手筆記代辦事項,出門隨時用手機拍照記錄方向。她接受採訪前也做好筆記,一邊受訪一邊看筆記回答,但她做的筆記要一式三份,「因為我會忘了筆記擺去哪兒了。」
不過,白媽媽雖然使用ㄇ型拐杖行走,但雙腳無力常需攙扶。白婉芝說,她一人沒力氣扶著媽媽,再加上媽媽晚上常不睡覺,曾有一晚跌跤,讓她幾乎每晚都擔心,所以到長期睡不好,其實還是過得很辛苦,醫師也曾問她要不要吃焦慮症藥物。
居家服務 讓她稍獲喘息
「多虧現在有申請居家服務,幫我很大的忙。」白婉芝說,照服員雖然一周只有三天來協助餐食照顧、沐浴、洗頭、家務、陪同就醫,已能讓她稍作休息。
只是有時照服員勸媽媽洗澡就耗了老半天,最後只剩五分鐘時間服務,澡沒洗好。白婉芝說,她希望未來失智症居家照顧服務能更客製化,才能符合使用者需求。
白婉芝說,她有孩子,但孩子有自己的生活,不想麻煩孩子,「我自己照顧媽媽也覺得快沒命了,希望不要當討厭的老人」。未來當她和媽媽二人都認不出彼此,母女會攜手一起住進陽明山上的老人安養中心,「我已經登記預約好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