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好茶記事】回望雲豹

42

文/李賢文
迴盪在北大武山脈間,有一則神祕的故事。
相傳魯凱族先祖,曾跟隨著一隻通靈的雲豹,從東海岸,沿太麻里溪,最終落腳於大武山西側定居。於是,魯凱族被稱為「雲豹的子民」,而魯凱故址「舊好茶」也成為「雲豹的故鄉」。
雲豹,在魯凱人心中,是通達祖靈的神獸,而在現實中,卻是台灣已滅絕的動物。根據科學記載,這種僅次於黑熊的台灣第二大肉食性動物,身長有一百公分,尾長也近九十公分,體重二十公斤左右,相當於一個小學生。美麗的皮毛,如雲朵般耀眼斑斕,在部落間只有頭目貴族可以擁有。
雲豹晝伏夜出,常常棲息在樹幹上或石崖下,獨來獨往,以台灣山林中的猴、羌、水鹿為食。
如同天上的雲彩,雲豹的性格也非常飄忽、多變與神祕。牠們只是在飢餓時狩獵,只吃自己所需要的,絕不回頭吃腐敗的食物。個性隱伏,身手卻矯健,是台灣原始山林中的美麗殺手。這樣的動物卻一路從中海拔的山區,被文明的腳步逼上了高海拔的山區,到最後徹底消失在森林的盡頭。
從第一次出現在科學文獻記錄中的一八六○年代,到現在一百五十年間,還沒人看過真正的雲豹,除了日本人森丑之助來台踏查的日記中,曾經提到一九○○年時,在屏東縣來義鄉,看到一隻被關起來的幼豹。人們只能從照片、記錄、豹皮披風,或以雲豹頭或犬齒做為裝飾物的頭飾,去想像雲豹曾經有的美麗。
畫面上,碧綠蔥蘢的山谷,隱隱冒出一股清泉,泉水的中段,站著一隻長鬃山羊。牠的蹄趾牢牢地抓著溼滑的澗崖,眼睛卻順流而下,看著泉水盡頭匯成的一處小潭。巨大威武的神獸雲豹,此時輕鬆毫無防備地站立潭邊的草地上,牠扭頭朝左望向一簇橘紅色孤挺花,此花似乎吸引了雲豹的目光。可惜,花朵朝向畫外,彷彿對雲豹的注視,一無所覺,不解風情。山羊看著雲豹,雲豹望著孤挺花,孤挺花面向畫外。溪澗琤琮,山風息息。
這幅畫,除了雲豹,其他皆是二度上舊好茶寫生記遊,我眼所見,身所親歷。心中不禁嘆息,曾經存在的動物,何以此時竟成為畫中的虛擬。
當我們必須憑藉著資料去想像雲豹時,我們已經無法回望台灣山林特有的豐盛美好。如果,昨日消逝的是雲豹,那麼,明日要離開的又是什麼?台灣黑熊?長鬃山羊?石虎?寬闊的山林?無邊的淨土?還是,一顆純潔的初心?

〈回望〉局部
圖/李賢文
〈回望〉局部
圖/李賢文
〈回望〉2018年.130X65.5cm.水墨
圖/李賢文
〈回望〉2018年.130X65.5cm.水墨
圖/李賢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