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一場寂寞憑誰訴?──林黛玉的孤獨感(下)

17

文/朱嘉雯
小說第44回,王熙鳳生日擺酒唱戲,眾人看演《荊釵記》,劇中王十朋與窮妻錢玉蓮情深意篤,卻在考中狀元之後,為娶丞相的女兒而逼使錢玉蓮投江自盡,王十朋事後來到江邊哀哀哭祭。
就在這一齣《男祭》上,林黛玉眼中看戲,口裡卻發出批評道︰「這王十朋也不通的很,不管在哪裡祭一祭罷了,必定跑到江邊上來做什麼?俗語說睹物思人,天下的水總歸一源,不拘哪裡的水舀一碗,看著哭去,也就盡情了。」寶玉出府,對這鄉間的井水沉痛地哀悼,連隨侍的茗煙都不明究理,而林黛玉卻能足不出戶,便一語道破並暗批寶玉,此處正顯示林黛玉是唯一知道寶玉私自出府緣由的人;林黛玉是寶玉唯一的知音,她最能理解寶玉無人可訴的滿腔憂懷。
於是林黛玉的孤獨,便源自寶玉對她的不理解。小說第29回,賈母帶著眾人到清虛觀打醮,張道士捧來一個盤子笑道:「眾人托小道的福,見了哥兒的玉,實在稀罕,都沒什麼敬賀的,這是他們各人傳道的法器,都願意為敬賀之禮。雖不稀罕,哥兒只留著玩耍賞人罷。」賈母聽說,向盤內看時,只見也有金璜,也有玉塊,或有『事事如意』,或有『歲歲平安』,皆是珠穿寶嵌、玉琢金鏤,共有三、五十件。張道士退出之後,寶玉坐在賈母旁邊,叫個小丫頭子捧著方才那一盤子東西,用手翻弄尋撥,一件一件的挑與賈母看。賈母因看見有個赤金點翠的麒麟,便伸手拿起來,笑道:「這件東西,好像是我看見誰家的孩子也帶著一個。」寶釵笑道:「史大妹妹有一個,比這小些。」
寶玉聽見史湘雲有這件東西,自己便將那麒麟忙拿起來,揣在懷裡;又想到怕人看見,因此手裡揣著,卻拿眼睛瞟人。當時眾人都不在意,惟有黛玉瞅著他點頭兒,寶玉不好意思起來,又掏出來,瞅著黛玉訕笑道:「這個東西有趣兒,我替你拿著,到家裡穿上個穗子你帶,好不好?」黛玉將頭一扭道:「我不稀罕。」寶玉笑道:「你既不稀罕,我可就拿著了。」
林黛玉向來對於他人慣常佩戴之物,顯得非常敏感與不悅!尤其是薛寶釵的金鎖直指著家族聯姻的「金玉良緣」之說,讓她深以為憂。如今眼看著寶玉為了史湘雲也有的緣故,收下了這枚金麒麟,還虛假地說要穿上個穗子讓給黛玉,黛玉因此氣得扭頭!
可嘆的是,寶玉卻仍將這赤金點翠的麒麟當個寶似的揣在了懷裡,於是我們知道林黛玉始終是孤獨的,連賈寶玉的心都遠離了她,那麼她的憂傷還有誰人能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