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後的風景

16

文/寧妍妍
三十二歲那年,兒子意外到來,終止了我的上班生涯。
就這樣,我脫下了上班服,離開我付出了很多心血的崗位,以及那些至今都讓我懷念不已的同事。接下來迎接我的,便是從早到晚圍著鍋台轉,左邊是女兒、右邊是兒子的生活。
辭職前,本以為做全職太太相夫教子,是大多數女人夢寐以求的生活;然而,現實卻給了我狠狠的一棒。當上小學的女兒作業不寫,回到家就盯著電腦玩遊戲時;當兒子哇哇大哭時;當我辛苦整理好的家,不一會兒就被兒子翻攪得亂七八糟時;當我洗個衣服都要選在半夜三更,還沒搓上幾下,就被兒子的哭聲拖回臥室時……
有多少次,我煩到崩潰、累到想哭!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後悔當初選擇要了孩子。
如果,當時選擇的是工作;如果,當時家人說一個女兒也挺好……那麼,多年後的今天,我是不是已經穿上了套裝與高跟鞋,在高聳入雲的辦公大樓工作,實現了我的夢想?我更不敢去想以後的生活,三十多歲就要每天穿梭在菜市場與幼兒園的路上;即使等兒子上了小學,也要一天兩接兩送……有什麼工作能配合這些條件呢?即使有,到時已四十多歲的我,還有奮鬥的激情嗎?這輩子,我的理想就這樣成了泡影?無數個不眠之夜,我都在思索著這件事情。
直到前幾天。那天太陽溫暖、天藍雲白,我帶著兒子在社區裡玩。迎面走來一個高大魁梧的男人,四十多歲的樣子,懷裡抱著一個瘦小的老人,頭髮銀白,面如古銅。男人來到長椅旁,柔聲說:「媽,坐這兒吧?」他懷裡的老人點點頭。這時,男人和老人碰了碰額頭,老人噗嗤笑了,男人這才輕輕把老人放在椅子上……不知為何,那一刻,我落淚了。男人的柔情,觸動了我心底深處那根最柔軟的神經。我想,待我成了眼前的這位老太太,我的兒子,是不是也會像這個小夥子一樣對待我?
不遠處,兒子那稚嫩的聲音邊喊著「媽媽」邊向我跑來。原來是一位爺爺給他了一顆糖,兒子讓我俯下身往我嘴裡塞,想讓我嘗嘗。我輕輕地咬了一口,淚,卻落了下來。往日因兒子帶來的勞累和煩惱,在那一刻煙消雲散,隨之而來的是深深地感動和自豪!看著兒子那天真可愛的小臉,耳邊突然響起一句:「媽媽,你再不陪我玩,我就長大了!」是不遠處一個五、六歲小女孩的聲音。那一瞬間,一個激靈讓我徹頭徹尾地清醒了!
於是,我俯身拉著兒子的小手說:「走,媽媽陪你去撿樹枝和小石頭……」社區的花園裡,三十七歲的我和三歲半的兒子,一起撿著地上的樹枝……若把此刻定格成一幅畫,我想幾十年以後再看,一定是最美的一張!
人們往往在追尋前方的風景時,卻忽略了,自己本身也是一道風景!有時,美,就在於一個轉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