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好好說分手

33

文/吳娟瑜
這些年,由於3C產品興盛,愛情市場變得更熱鬧。
橫軸來看,世界各地原本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居然千里(網路)一線牽,就此結識、相愛、結婚;縱軸來看,多年前,因通訊不發達而失去連絡的情人,或是因為交通不便不了了之的舊愛,如今拜科技之賜,一個mail或一則LINE,好神奇地就此重新連結。
也許早已男婚女嫁,各有家庭,但年少時的浪漫情懷,多少仍刻縷在心版,尤其當年莫名其妙的誤會,或是因為年輕氣盛,一言不和即轉身離去的錯過,如今不免回想再三。
歷經歲月的洗禮,身心日臻成熟,午夜夢迴之際,有人因當年的幼稚莽撞而懊悔,有人認為過去已過去,不必多言。但是,與人為善,把「分手」處理更完善,已是現代人不得不學習的人生課題。
「好好說分手」,透過語言表達,透過書信文字釐清,其實,可以讓雙方再共同成長一回。
接納爸爸的情人?
克萊兒是位助產士,她盡責又專業,總能贏得產婦的信任,然而在醫學進步的現代,她的職場生涯面臨了末日。就在掙扎何去何從之際,一通電話給她帶來了新的挑戰。
碧翠絲是克萊兒爸爸的情婦,在克萊兒小時候非常疼愛她,然而三十年前碧翠絲不告而別,讓克萊兒的爸爸傷心欲絕,鬱鬱而終。
這一通電話,表達了重聚的渴盼,克萊兒才發現,原來罹患重病的碧翠絲是想要好好告別。
情感的別離,當年沒說清楚,如今生命的別離,又將如何進行呢?
電影《再見小媽》中,儘管角色尷尬,然而兩位女主角在爭吵中,在情感的糾葛裡,還是好好地把話說清楚了。克萊兒代表爸爸,接納了曾經不告而別的舊愛,不再怨恨,不再迴避。
分手沒有對錯
《親愛的,分手不是你的錯》作者凱薩琳.伍沃德.湯瑪斯建議,好好說分手,才能找回愛情的自由。
凱薩琳個人處理初戀情人的過程非常精采。十八歲時,情人法蘭克反對她上大學,兩人大吵一頓後就此分道揚鑣。一年後,法蘭克和另一個女人結婚了,凱薩琳在心底立下誓約——「等六十歲時,人生所有重要決定都完成後,再度找到彼此並結婚。」而凱薩琳直到四十一歲,遇到丈夫馬克之後,才發現自己被不正確的念頭所影響,並下定決心在四十二歲生日前訂婚。
有一天,凱薩琳透過朋友安排,和法蘭克在電話中開誠布公地對話。凱薩琳說:「我很緊張,多年來我一直渴望告訴他,我知道自己深深傷害了他,所以我想要向他道歉。那是一場感性的對話,我們都向對方敞開心房,坦承我們的懊悔,當時不該用那麼痛苦的方式結束關係。」
open talk
後來,凱薩琳和法蘭克一直維持著友好的關係。
凱薩琳為這分感情做了完美的詮釋:「這是結束一段感情的理想方式,我們不會因為痛苦和敵意而耗盡心力,而是雙方都付出,也接收到深刻寬容的關懷,並因而開闊了心靈。」
想像一下:當年相愛,最終分手,但又能有機會誠懇對話,這是多麼美好的時刻!也是一門值得好好學習的課題。
就像凱薩琳一樣,鼓起勇氣,對舊情人娓娓道來,沒有要求,也沒有怨懟,就是好好對話,把疑惑或感謝痛快完整地傳達給對方。如此這般,人生不是舒坦許多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