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洪欽祥 兒女行佛典範

34

口述/洪信助(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理事、佛光合唱團總召、通盈通運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記者曹麗蕙整理
6月21日,97歲的父親洪欽祥老居士解脫了病苦,於家中安詳辭世,在佛光山台北道場法師、佛光會與合唱團團員的助念聲中,往生西方極樂淨土……
父親,一直是我的榜樣,回顧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他的言行身教、生命態度深深影響我。
父親出生於彰化縣芳苑一個非常偏僻的海邊鄉村,由於家無祖產、家徒四壁,就到處幫人務農、作物,賺取微薄工資養育我們6個孩子,但打工務農是看天吃飯,雖然父親勤勞誠懇,卻僅於秋收時節才有穩定打工機會,一家8口常常三餐不繼,生活相當「艱苦」。
即使是如此,他卻不像台灣早期電影中的威嚴父親,動輒打罵孩子,記憶中他甚少動怒,總是對子女動之以情,說之以理,也就是「愛的教育」,在我心中,他是位慈祥和藹的父親。
行動奉獻 父愛關懷
由於出身貧寒,我們子女十多歲就北上赤手空拳打拚、討生活,離鄉背景的我們,謹記父親在鄉下的教誨:「要成功,就要做得比別人多,不要怕吃苦」,這也成為我們奉行圭臬,無論生活、工作再苦再難,都想辦法咬牙撐過。
父親並非僅於口頭說說,他更身體力行他的教誨。1967年,大哥來到台北萬華創業,缺人手顧店做雜物,46歲的父親首度離開家鄉,來到繁華都市,就是為了要幫忙協助兒子。
1978年,我選擇投入從未接觸過的物流貨運,創業之初,因業務分布北中南,最後決定大哥駐守台北,我前往台南,中部就由父親負責管理。
雖美言為管理工作,實際上卻是極為陌生的行業和粗重活兒,尤其草創期從零開始,什麼都缺,非常克難,父親常常得自己搬貨、送貨、顧店、接電話、夜間還要顧夜。不僅如此,站所內外所有雜務,包括煮飯、掃地通通都要做,實是辛苦極了!
這是我創業最艱困卻也最重要的時期,父親義無反顧幫我頂了這個缺口,還得一切「通包」,從頭摸索,只為讓身為兒子的我不至於分身乏術、疲於奔命,早年台灣父母不擅用口語表達愛,但我從父親的力挺與行動中,感受到他對我濃濃的父愛與關懷。
堅毅身影 永不放棄
兩年後物流事業漸上軌道,父親也從中部回到台北,但在業務擴展期間,需請「外車」運送,一趟貨運價值高達千萬,須有信任的人南北押車(跟著司機運送貨物),此時,父親看我白天營運管理公司,晚上已無體力再押車,因此自告奮勇承擔這重責大任。
押車,是需南北奔馳、晚上無法好好睡覺的工作,當貨物送抵目的地時,他又要接搭野雞車(沒有合法執照的車輛)北上,稍事休息,再送下一趟。猶記他當時常跟我說,他已幾個月沒躺在床上休息,都是隨車睡在高速公路上,讓我很心疼。但連續幾年的光景,父親從未喊苦喊累,只是默默奉獻自己,成就孩子的事業。
如今回想起來,往事歷歷在目,若無父親當初對子女的體諒、分擔與無私付出,就沒有今天的我,也沒有今日的公司規模。
尤其父親勤奮堅強的身影,讓我體會到他吃苦耐勞、勇於承擔的氣度;感受到他堅持到底、永不放棄的精神,這都是我創業時的榜樣,帶給了我無比的勇氣和堅韌的毅力。
手足情深 傳承家庭和睦
大哥因事業定居南部,弟弟則自退伍後,與我同住,至今未曾分家。許多人好奇,洪家人總是手足情深,家族向心力強,這其實也都深受父親的影響。
父親一生力行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不僅對子女愛護有加,他和大叔兄弟感情之好,可說羨煞鄉親父老,亦傳為佳話。
印象中,大叔從鄉下到台北找父親敘舊時,兩人出門逛街都還會手牽手,走累了就蹲下來談天說地,好像總有聊不完的話題,這在當時保守的社會相當特殊;即使在今日,兩個50多歲的大男人、親兄弟,手攜手逛街、相互扶持的畫面,也是罕見。
父親與叔叔間的情分,也啟發我們子女,謹記兄弟姊妹間要和睦相處,手足情深、家和萬事興才會受到鄉里尊重。
由於父親十分重視家庭,80歲那年,當他受到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頒給他「模範父親楷模」殊榮時,他高興得不得了,笑得合不攏嘴,直說這是他一生感到最光榮的時刻,也是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
精進念佛 信仰安定身心
父親年輕時身子骨健朗,晚年才受病痛侵蝕,82歲首度因腳中風住院,當時見到父親無助地說:「信助啊,我可能活不下去了」。
我則安慰他:「子孫們都在您身邊,您一定會長命百歲」,勸他念佛,結果他很聽話,不僅自己常常念佛,看到子孫們來看他,也會特地念給子孫聽,在病苦時他因信仰安定撫慰了身心。
那年,他安然脫險,生命又延續了十多年,雖然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兩、三年前發現攝護腺癌、主動脈血管瘤,我和弟弟同心照顧父親,每天與看護一起幫他洗澡、上廁所、餵他吃飯,照料他飲食起居。
感謝佛菩薩保佑,即使父親多重病症在身,卻未受到太多疼痛折磨。每次回診,主治醫師都嘆:「很多癌末病人都痛不欲生,醫師都要開嗎啡減輕疼痛,難得洪老先生未受太多痛苦。」
一年半前,他因吸入性肺炎發燒緊急住院,我們家屬心急如焚。情況緊急到醫師還開口詢問是否要做「急救」,讓父親留口氣回家。但我們不捨父親受氣切插管之苦,選擇傳統醫療,放棄急救。
佛光山功德主會會長滿益法師、台北道場當家知貫法師收到通知,都攜「往生被」前往急診室重症區助念,而在佛菩薩加被護佑下,父親病情再度趨緩,有驚無險度過難關,沒多久轉到普通病房,而後回家休養。
一年多來,父親生命氣息愈益虛弱,6月21日躺在床上安詳離世,雖然他的離開讓我們萬分不捨,卻也深知他已消除病痛,得到解脫,而他能有福報,未得太多痛苦修得善終,子女們也深感欣慰,相信他能往生西方極樂淨土,在西方三聖佛菩薩座前,接受佛光加被,蒙佛接引,早成佛道。他的風範行誼也早已深深烙印兒女子孫心中,長存家風。

八十歲那年,洪欽祥老居士獲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頒發「模範父親楷模」殊榮。
八十歲那年,洪欽祥老居士獲國際佛光會中華總會頒發「模範父親楷模」殊榮。
洪欽祥老居士與兒子洪信助一家合影,被製成2011年桌曆,祖孫三代情誼躍然紙上。
洪欽祥老居士與兒子洪信助一家合影,被製成2011年桌曆,祖孫三代情誼躍然紙上。
洪欽祥老居士85歲時,精神奕奕與家人出遊杉林溪。
洪欽祥老居士85歲時,精神奕奕與家人出遊杉林溪。
2018年除夕,洪家大小團聚拍攝全家福照,家人間洋溢深厚情感。
2018年除夕,洪家大小團聚拍攝全家福照,家人間洋溢深厚情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