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台東真的很寂寞

26

執筆人:趙怡 永慶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女兒由美返台小住,一家三口決定做一趟南部之旅,行程的規畫由內人麗娟全權負責。別看她平日工作繁忙,每遇假期,一概都會出門活動,或踏青爬山、或賞花觀鳥,不但對台灣知名景點瞭如指掌,連周邊的熱門餐點也如數家珍,不愧為家中的「旅遊達人」。這一次,她選擇了景觀資源豐富的台東沿岸為目的地。三整天的旅程,幾乎人仰馬疲,但同感不虛此行,盡興而歸,尤其我這名待慣了都會塵囂中的「老宅男」,更是大開眼界。
台東縣地形狹長,三千五百一十五平方公里的面積,約為全台灣的百分之十,人口卻只有二十二萬,占比百分之一。全縣除台東市外,另轄十六座鄉鎮以及兩個國家級風景區, 由於地處歐亞與菲律賓板塊交界,歷經長期造山運動與河川切割、海水侵蝕作用,形成一片夾在山海雲霧之間的絕妙景色。我們驅車在近百公里長的海岸線上,縱目所及盡是蒼翠青鬱的椰林果樹,婀娜多姿的奇石怪岩和金色陽光映照下的碧海綠波,心情之暢快淋漓難以言宣。
感覺上,不論是天然樣貌或歷史人文的呈現與維護,台東都可稱台灣之最。占全縣境內三分之一人口的原住民,更把這片海角大地蒙上一層濃濃的部落風味,而早期閩南與客家移民以及一九四九年來台退伍的榮民,亦先後融入當地社區。令人感佩的是,這些來自天南地北的族群合而為一的歷程,竟然無風無雨、平和又寧靜!信步街頭,不時瞥見牛肉麵、臭豆腐、米苔目、大腸包小腸等各式小吃店,隱約透露出先民的多元文化背景。
偏鄉的經濟產能不足,使台東縣人口逐漸外移。選擇留下的居民,多半是無法割捨這片美麗的山海家園,他們放棄對名利的爭逐,寧願踩著緩慢的生活步調,盡情享受好山好水。旅途中,我們雇用的年輕司機兼導遊, 有一個帥氣的代名叫「隨風」。 他一路上詳細解說當地的文物風情,談到意興耑飛處,毫無遮掩地顯露出他對鄉土的熱愛;而我也從「隨風」從容有序的工作態度上,驗證了我對當地居民達觀、慢活哲學的假設。
不過,在寧謐的氣氛中也看得到台東的困窘。我們住在一家市區旅店、樓高十四層,軟硬體設施與服務態度均在水準以上,但入住的客人少得可憐,充其量二十多人,其經營現況顯已不堪虧累。
觀光景點內的遊客也一樣稀稀疏疏。我們當然樂得寬鬆,不必在大熱天陷入人潮中,不過也為人間美境遭到冷落而抱屈。尤其,當我們登上大武山國家公園的步道,只見沿路荒煙漫草,杳無人跡,心中不免犯了嘀咕,由國家經營的旅遊勝地,居然敗壞成荒山野地,卻無人聞問?
近年來國內旅遊業不振,原因之一是國人出境觀光蔚成風潮,例如二○一七年前往日本的遊客創歷年新高,達四百五十六萬餘人次。這趟台東去來,直覺得台灣人捨近求遠,寧願飄洋過海探訪異國風光,卻忘了寶島勝景所在多有,隨處可得。
另外一個說法是,這兩年來陸客止步,才造成台灣旅遊業大癱瘓。我們詢問了幾個商家,證實陸客大減後,生意便一落千丈。想起某位政治人物的酸言酸語:「陸客不來也罷,台灣會變得更清潔、更安靜」。如今,少了對岸遊客,我不知咱們的山川美景是否變得更清淨,倒是可以肯定地說,此刻的台東真的很寂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