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38】兩明訂交倡聖學(上)

40

文/陳復
陽明首度來到孔子的故鄉,就展現他過人的見識,試題全部出自他的手筆,他就大膽策問社會時事要考生作答,首場「四書文」(就是八股文),他就要考生使用八股文來談這個問題:「所謂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則止。」這是在說當大臣的人要心懷著智慧來幫忙君王,如果君王不服從智慧,那就別繼續尸位素餐白白幹活了。
各位看官仔細想想:這種問題如果當今聖上看見會有何反應?想考上的考生該如何作答呢?還有諸如「議國朝禮樂之制」、「老佛害道,由於聖學不明」、「綱紀不振,由於名器太濫」、「用人太急,求效太速」,還有「分封」、「清戎」、「禦夷」與「息訟」,都是當時至關緊要且值得認真闡釋的社會現象,幾行字就能看出考生平日到底是否有在關懷國事,他卻要這些涉世未深只知讀書的生員、貢生與監生作答,即使有些考生稍有見識,認真寫就怕會觸犯忌諱,不認真寫則怕名落孫山,在瞬間就要做出權衡拿捏,這不是要人家老命嗎?
試題一經發布,舉座譁然,出考場後,每個人都說這王守仁在講「經世濟民的學問」,我想恐怕有些人背後的閒言碎語,史書並沒有記錄下來。這是陽明唯一擔任主考官的經驗,我想往後再沒有什麼在朝大員敢邀請他擔任某省主考官了。
回到聖人的故鄉朝聖,陽明希望對聖學有些貢獻,他將看卷當作「相面」,希望拔擢出真正的精英。陽明懷著選拔本朝大才的格局來出題,卻忘記這只是山東省舉人的鄉試,他簡直是拿一省的科舉來擺開自己準備澄清天下的戰鬥準備,藉由舉座四驚來讓舉國譁然,引發公眾議論。
有兩件事情確實很值得討論:首先,他一針見血指出「老佛害道,由於聖學不明」,這將佛教與道教盛行於人間的原因,歸諸於不再有人能闡發儒家的深邃奧義,這實在需要我們儒者認真反省。他期待年輕的士子警覺自己讀聖賢書,如果不能闡明聖學,只知搖頭晃腦汲取個人功名前程,稍不得意則拜佛求道來保平安,最終只能做聖學的罪人。當然,陽明本人則藉由後來悟得大智慧,提出心學思想,將佛教與道教的高明義再消化回儒家,讓其變成三家共法,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其次,後世有人說心學不重視經世濟民,觀察陽明平生的思想與行事,恐怕有相當的失真,癥結並不在明朝晚期的心學家只知談論心性置社會於不顧,而是後人不再相信發掘內在的良知,竟能成為收攝身心來面向外王的動能吧?
主考完山東鄉試後,當年九月,陽明被改派兵部武選清吏司擔任主事,這是個六品官,武選清吏司掌管武官的品級、選授、升調與功賞等事情,並負責考察各省的地理環境是否有軍事險要,兼管理邊疆地區各民族聚居的土司其武官承襲與封贈。這些工作雖然很瑣碎,卻感覺好像冥冥中正投合陽明喜好軍事策略與軍事管理的思維,並替他未來會有的豐富人生閱歷,預先做好相關思想準備。
他在京師任官六年,憑著他過人的聰慧,其實可謂春帆風順,儘管他覺得這些都好像如過眼雲煙,並不是他真正在意的事情。但,他真正在意的事情是什麼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