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從此 人生無法規畫

293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新制「公務人員退休資遣撫卹法」七月一日上路。
過去一年,雖然修法通過,而且溯及既往,但是一直到全國的退休公教警消從六月十一日開始收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為止,每個人對於自己的退休金會剩下多少,所謂的十年逐步減少又是如何,心裡都沒有個底,因為這個政策,既無前例可循,也違反法治國的不溯及既往原則。
而政府更是與受影響的退休人員在玩「諜對諜」,所有的流程宛如黑箱作業,等候重算處分書的軍公教,焦慮不安,猶如待宰的羔羊,原本的人生規畫,就此定格。
在接到退休所得重算處分書後,已經退休多年,卻仍在偏鄉致力於以教育偏鄉的孩子,為他們創造未來的李家同校長,寫了一封標題為〈三封信〉的文章表述心情,他說看到自己退休金被減三、四成,很傷心、頗有晚景淒涼的感覺,已無法去美國參加同學會,因為人愈老,健康會愈糟,總有一天會不能自理,到那個時候大概要請外勞幫忙,可是他的年金卻愈來愈少。李家同說「希望在美國的同學知道我的情形,希望他們都知道我沒有做錯什麼事,沒有溢領任何的錢」,但是退休金就是被砍了。
李家同是清朝名臣李鴻章大哥的曾孫,柏克萊加大的電機博士,在一九七五年回清大任應用數學研究所所長之前,已經在美國企業與聯邦政府工作有年,會回國,當然是對這塊土地有眷戀、有使命感;所以在退休後,仍然孜孜矻矻,幫助偏鄉的窮孩子,還不斷的寫文章,想要推倒人心的高牆,讓社會更多點關懷。
李家同對台灣的貢獻,在年改的攻防已經被升高為階級惡鬥時,完全被遺忘。有類似經驗的我,在讀到李家同〈三封信〉的感慨後,也在臉書發文呼應,擔憂年改將可能毀掉國家的未來,因為未來沒有人會再像我們一樣傻、一樣天真:年輕時破釜沉舟,含辛茹苦負笈海外,學成後,沒有留在美國賺美元,而是回到家鄉奉獻己學,年老時辱你是米蟲,硬是將法定退休金砍掉。沒想到我和李家同會成為某大作家點名批判的對象,硬是把我們打成年輕一代的敵人!
當然,看到自己手上的退休金處分書,十年後剩下的金額,可能連推輪椅的外勞和進醫院看病都負擔不起,我只能努力把身體健康照顧好。但是政府的這套退休金「改革」,到底是改「好」,還是改「壞」,其實答案已經逐漸清楚。
六月底,在新制上路前,突然有很多公職人員提出辭呈。他們有很多是三十多歲,能力穩定純熟的優質人力,但是已經從今天的退休人員身上,看到自己的未來,也認清今天的我們,就是明日的他們,認清會對今日的我們殘忍的政府,怎可能對明日的他們仁慈。因此,必須在自己還有競爭力時,盡速跳槽,跳出任人宰割的公務體系、甚至跳離鎖國自閉的台灣!
而對於許多已經退休的基層警消,這個新制無疑是殘忍、不人道的,他們有多少人退休不久,就發現罹患重症,原本的四、五萬月退,加上子女教育補助,再加上找個工作,尚可勉強過活維生;但是現在退警的子女教育補助全刪,又不得兼任超過基本工資的工作,不是要逼人走上絕路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