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把快樂找回來

4

文/千尋
「咦?我的遙控器在哪兒?」聽到我的叫嚷聲,兩位念國中的外孫女,趕緊趴在地板上幫忙尋找。
平日,我喜歡用插上USB的錄音機,播放愛聽的〈捲珠簾〉、〈玫瑰香〉、〈橘子紅了〉等小曲,邊做家事邊聆聽美妙歌聲。但現在,沒遙控器就沒輒啦!
桌下、窗邊、牆角,遍尋不著,大家不約而同地猜想:「不會是安寶吧?」
安寶是我最小的外孫女,剛滿一周歲,只會叫爸爸、媽媽。小女兒臨盆前曾返家待產,直到安寶四個月才回夫家。日前母女倆又來小住,我常有機會幫忙泡奶、餵奶、換尿布,每當親著安寶的臉頰,聞著那股奶香嬰兒味,總會感到特別溫暖和幸福。
那天小女兒要外出,把安寶交到我手上,跟她說Bye Bye,安寶瞬間大哭,掙扎著要媽媽,不讓我抱,我只好把她放到櫸木地板上。她氣得一面哭叫,一面用肥胖的小手拍打地板,我想抱抱她,她反而一邊哭,一邊朝反方向爬開。
靈機一動,我拿起遙控器,對準了錄音機,播放一首〈心花開〉的台語歌。當前奏響起,李千娜唱出第一句:「看到你心花開……」安寶止住了哭,目不轉睛地注視著錄音機。當我按下重複鍵的同時,她已經爬到錄音機旁,把它拿起來搖晃一下,再看看我,似乎想弄明白關鍵在哪。
我於是把那個長二.五公分、寬一.五公分的遙控器交給她,也不管她是否聽懂,耐心地教她如何使用。從那一刻開始,遙控器就被安寶緊緊抓在手心裡,再也不肯還我了。
為了讓她放下遙控器,我抱著安寶到書房,想轉移她的注意力。小傢伙迅速爬到書桌旁,先坐正,然後一手扶著牆壁站立,一手拉開抽屜,驚喜地發現抽屜裡各式各樣的筆與五顏六色的便利貼,還有色彩繽紛的小卡片、動物模型的橡皮擦。她踮起肉墩墩的小腳丫,想用右手拿桌上長短不一的筆,但左手仍然緊緊抓住遙控器。我則是拿起手機,拍攝下整個「尋寶」的過程。
小女兒帶安寶回家後,我在手機裡滑找照片,想從中尋找遙控器的下落。雖然最後依然沒找到,但無意間看到安寶蹲在地上對著兩隻筆笑開懷,彷彿得到珍奇寶貝般的萌樣,讓我受到感染也跟著笑開了。
近日我處在情緒低潮,不知道有多久不曾這樣開懷地笑了。我從照片中安寶純真無邪的笑靨裡,看到一個不設防的靈魂,引起我內心深處的共鳴。想到我常常築起層層的保護牆來隱藏並維護自己,但在這些掩飾下,其實我擁有的是一顆真實、不虛偽的心,這不才是我的本性嗎?
我應該拿把鑿子和榔頭,敲掉那些防衛,卸下心防來與人相處的。快樂完全繫於自我,可以不假外求,況且,它僅僅單為一個主要的觀眾演出:那就是我自己呀!
遙控器不見了,快樂,卻在這想明白的當下,被找回來了。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