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城的奮鬥】初戀一般的春雪

15

文/羅智強
二○一六年三月二十三日的清晨六點,我們從多倫多往溫太華出發,攝氏零下一度的氣溫,天色濛亮,據天氣預報,路上會下冰雨,我不能理解「冰雨」的景況,但據說會造成路面更加溼滑,影響行車安全,我們一度還曾考慮是否該準備雪鍊,但因時間因素而作罷。
但從鳳凰城到洛杉磯、舊金山、西雅圖、比靈斯、拉皮德、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底特律、多倫多,這一路上,天氣始終眷顧著我們,除了舊金山到西雅圖這段路上,我們曾遭遇長達三小時的傾盆大雨,擋風玻璃的雨刷已經開到最快速度,那遮天蔽地的雨幕,仍然無法看清前方的路況,那一段路程,至今想來,仍是驚險。此外的車途旅程,天氣則大多溫暖晴朗,視野開闊,無論是駕駛或乘坐在副駕駛座上,沿途的美景,總能盡收眼底,舒心暢意。
今晨我們從401號公路,轉接416號公路,長約四百三十公里的路程,未見雨雪,一路順暢,直到接近加拿大首府渥太華時,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一整片白雪舖陳的大地,看來昨夜還是下了場風雪,約有五公分厚的積雪,將眼前的景色刷成雪白,我們彷彿進入冰雪奇緣的世界,艾莎公主不小心施展了冰魔法,冰封了大地;又像來到韓劇《冬季戀歌》的場景,惟珍將從遠方踩著雪地,快步走來,神情悽惶的美麗臉龐,正在東張西望,不斷尋覓她此生唯一的摯愛──俊尚,《冬季戀歌》的主題曲,同時響起。
只是這個世間上,真的存在如此純淨無瑕、率真美善的初戀?我始終以為,這些都是如莎士比亞般的天才劇作家,為賺人熱淚而編著的故事而已。
遇見渥太華的春雪,讓我確實聯想可能存在人世間的美麗初戀。
在進入渥太華城之前,行經渥太華河,它是加拿大一條重要河流,河的北邊是魁北克省,南邊是安大略省,我們特地下車,在河畔一處露台欣賞河景,河面還有殘雪碎冰漂流而過,從河面吹來的風,似乎特別寒冷,颳得臉都隱隱生疼,匆匆留下幾張到此一遊的照片,便往渥太華城前進。
渥太華城建於一八二六年,法國、英國都曾經占據過這座城市,市區隨處可見深具歷史文化的古典建築,雄壯宏偉,令人目不暇給,每年也吸引大批觀光客來此遊覽。
我們早已預訂了汽車旅館,稍事休息到晚間八點多,練爺說他餓了,於是我們驅車到距飯店二十分鐘車程外的熱鬧市區,尋了家麥當勞吃漢堡薯條,零下四度的氣溫,從我們在路邊停好車、走進麥當勞、點餐進食,短短一小時之間,就有六個年紀介於十八至二十六歲之間的年輕人向我們乞討二十五分加幣,其中黑人四位,白人二位,加拿大雖然是個包容種族差異、社會福利完善的國家,但一如其他歐美國家一樣,年輕人的失業率高達百分之十五,因此年輕人深夜仍在街頭乞討,似已成了見怪不怪的事情。
有一位約莫十八歲的白人青年,從我們經過麥當勞門口時便伸手向我們乞討,我們並未理會,進了麥當勞正準備點漢堡飲料時,他又跟了進來,改口要求我們點杯咖啡給他,我們便在點餐時,多點了一份咖啡、漢堡給他,他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不知為什麼,對於這樣的年輕人,心裡總有莫名的感傷,無論文明或不文明的國家,都不可避免的,存在許多至今仍無法克服的問題。
持續的飄雪,很快掩蓋了地面,觸目盡是一片乾淨的白,鋪陳在眼前,未來的路顯得有些單薄,真想替它加件外套。
我忽然記起詩人鄭愁予的〈賦別〉:
這次我離開妳
是風、是雨、是夜晚
妳笑了笑
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蒙特婁,我們的下一座城市,準備出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