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概念 經濟生力軍

12

【本報綜合報導】二○一七年中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人民幣四點九萬億元,比起前一年增長百分之四十七點二,共享經濟不僅發展迅速,且向全行業滲透,成為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生力軍。
中新社報導,新華書店在安徽合肥成立了全球首家共享書店——「合肥三孝口新華書店」(簡稱「三孝口店」),剛放暑假的學生趨之若鶩,三孝口店日均客流已近七千人次,且呈現持續增長的趨勢。這家店內面積三千八百平方米,不僅賣書,還賣咖啡、茶飲、生活藝術品、創意文具和輕食。
精品和衣櫥均共享

共享經濟也滲透進精品行業,供職於湖南長沙一家金融公司的戴辰最近要參加男友的同鄉聚會,她為了自己沒有名牌包而煩惱,經過朋友的介紹,她在一家精品共享平台上以一天人民幣二十五元的價格租了一款Gucci限量包。
中新社報導,許多像戴辰一樣的中國「千禧一代」(一九八二年至二○○○年出生)是「共享奢侈品」的主力消費群體。這代人追求時尚,不想追隨人群,擁有自己的風格,更樂於分享一切,但收入有限。
除了名牌包有共享租賃,花錢少、選擇多、不占地等優勢的共享衣櫥也成為一股新興潮流。
中新社採訪到一位長沙「九○後」白領張雨萱,她供職於投資界,因常在不同場合約談客戶,需要較多變的穿著和造型。她為此在多個奢侈品平台租了包、名牌衣服和首飾。張雨萱說:「隨意選擇自己喜歡的風格,用完不用清洗,打包寄回去就行。關鍵是打扮大氣跟客戶談合作有底氣,更可以贏得客戶信任。」而她使用的平台註冊會員有一千多萬。
華中師範大學社會福利研究中心主任梅志罡認為,透過共享能讓一些不願投入太多金錢的消費者滿足他們的消費心理需求,「這類人群具有一定數量,奢侈品的共享可能會形成小眾需求。」
醫療搭上共享快車
除了精品與服飾共享,醫療衛生領域也搭上「共享經濟」快車,山東省和福建省等地興起「共享護士」醫療模式,民眾只要打開手機App,手動下單,即可呼叫護士到家中提供打針、輸液、換藥等服務。為避免亂象,目前已有當地的專家學者呼籲要盡早制定相關規範,健全管理制度。
「人老了,行動不便。遇到頭疼腦熱,讓護士到家裡打針輸液,感覺很方便。」年過花甲的濟南市民楊馥坤告訴中新社記者,「共享護士」能解決許多老人就醫難的問題,尤其是臥床不起、行走困難的人。但老年人對手機軟件操作不熟悉,預約過程則需要子女幫助。
山東大學第二醫院護理部主任林興鳳受訪時表示,「共享護士」是「互聯網+醫療健康」模式的創新和嘗試,讓患者在家看病、治病,減少路途奔波,有利於解決居家養老常見的護理問題、延伸出院患者的護理服務。對護士來說,不僅能實現專業價值,還能提高收入。
但林興鳳也說,患者的護理需求分不同層次,目前「共享護士」的專業和能力水準差異很大,有的工作經驗僅一兩年,也有十多年的老護士。若是複雜病症讓經驗尚淺的護士提供服務,可能出現醫療風險,責任難以界定。他認為,進入這個行業的標準和法律監管必須趕緊跟進,才能保障這個新式醫療模式的發展。
北京德恒(濟南)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張琥則認為,護士是取得執業證書並在醫療機構進行過執業註冊的專業護理人員。目前在執業醫療機構之外提供有償服務的「共享護士」服務行為,同樣屬於執業活動。按現有的執業管理規範,可能被認定為違法執業。
儘管中國大陸共享經濟在製造業、農業、教育、養老等領域如火燎原,但誠如華中師範大學社會福利研究中心主任梅志罡所說,產品是否有共享需求、產品消費習慣是否有分享需求及制度是否對共享經濟有支撐和約束,是共享經濟發展需要考慮的。

這家共享書店日均客流已近七千人次,且呈現持續增長的趨勢。圖/中新社
這家共享書店日均客流已近七千人次,且呈現持續增長的趨勢。圖/中新社
尹有貴的創業項目是以軍事為主題的青少年體育培訓,北京高昂的房租讓他卻步,第五運動共享空間解決這個難題。圖/中新社
尹有貴的創業項目是以軍事為主題的青少年體育培訓,北京高昂的房租讓他卻步,第五運動共享空間解決這個難題。圖/中新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