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改後 退休警新就職潮:保全、保母、守平交道

7

【本報綜合報導】政府年改重創許多退休員警家庭生計,許多原本規畫退休的員警也因為「被嚇到」而裹足不前,甚至有分局數名員警都已罹癌,卻還「拖著老命」不敢退休,因為一個人退了、全家人都完了。也有原在警界是少數的「綠色警察」,沒想到年改造成退休生計難保而痛批蔡英文。
「那些當大官、做立委的,不可能在乎我們的死活啦」,兩年前退休的蘇姓退警,現在為了家計,每天到服務過單位、找老友推銷茶葉,他說,那時會退,是因為仔細算過月退能打平房貸、全家開銷,也對這個政府宣誓拚經濟有信心,沒想到現在「人生最後段規畫全被打亂」,也快被讀高中、大學的孩子與房貸負擔壓得快喘不過氣來。
最近連日大雨,楊姓退警日夜輪班在平交道當看守員防止意外,「沒有一天不是淋成落湯雞回家」,晴天則是被曬成黑炭,要不斷吸大批怠速汽機車的廢氣,每天要吞一堆三高藥丸。「幹了三十年月退六萬多是不少啦」,一家四口原靠他的薪水、月退能夠生活,年輕人質疑「還領這麼多」時,大概不會在乎他拚了那麼多年只剩半條命了。
退警因為少有第二專長,能做的工作有限,被迫重入職許多從事保母、保全、守衛,劉姓警員感慨,不少老同事和他一樣,因為孩子找不到工作,只能「老來當孝子」,幹這種年輕人不想幹或幹不了的守平交道苦差事,月領兩萬出頭貼補家用,他感嘆,「這位從小好命、搞不好沒半個窮朋友的總統,大概很難體會基層的不幸。」
多數能退不敢退的員警都有苦衷,他們許多因為工作壓力晚婚,到了屆退年齡仍有貸款、在學或無業子女生活的負擔。楊姓警員說,退了以後子女沒有教育補助,子女只要一個以上在學就負抵沈重,孝順一點的還有年邁甚至失能父母的高額照護花費,「不是我不想退,是還不能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