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上特別好的時代 放下米缸裡的工作

5

記者:您和中關村如何結緣?
王文京:大學畢業時,我被分配到機關工作,被稱為「米缸」裡的工作。隨著改革開放的到來,我發現一批科技人員正在中關村創辦科技企業。
北京市新技術產業開發試驗區成立大會正式宣布了若干條鼓勵科技人員、專業人員到中關村創辦高科技企業的政策。聽完後我熱血沸騰,回到單位就開始寫辭職報告。辦一家企業,我自己有什麼優勢?我沒有高收入,家裡不可能有什麼特別支持,那就憑自己的知識,當時最好的選擇就是中關村。
很多同事覺得不可思議:為什麼要離開政府機關?有的人想進都進不來。但我自己內心很清楚,是因為國家改革開放的氛圍和內心想做實業的衝動,讓我選擇另一種方式實現自我價值。
記者:創業之初如何起步?
王文京:創業之初,我借了五萬塊錢(人民幣),買了一台電腦就花了一半,然後租了一間九平方米的房間,是一個居委會的辦公套間。
為什麼找這個地方?因為居委會有一部公用電話,那時裝一部電話初裝費就要好幾千塊錢,短時間還裝不上。電話可以聯繫用戶,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回憶創業之路,我有兩點感受:第一、我們這一代人趕上了特別好的時代,改革開放給我們那個時代的年輕人實現夢想的機會。第二、中國企業的發展,特別是科技產業的持續進步,遠遠超出起步時的想像。
自主創新才是出路
記者:當初在中關村開始創業時,用友秉承什麼理念?
王文京:中關村最早發展起來時,優勢在於體制上的突破與創新。那時候,最早來中關村創業的人大多是從體制內下海,用一種新的方式實現自我價值。當時我們也感受到美國科技創新在矽谷迅猛發展的態勢,對我們是一種啟發。
我在思考,能不能在中國做一個代表當代最新科技方向的企業?然後通過企業發展帶動科技產業發展。用友從一開始就沒有走貿易這條路,我們要做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軟件,創立之初就堅信「自主創新」才是出路。
記者:成立三十年,用友「老」了嗎?
王文京:三十年的科技公司確實算一個老公司了,但從自身發展來講,我們一直立足長遠、持續創新、堅實發展。
創新不是時間點上的概念,而是要可持續並具有穩定性。不持續創新,公司只能贏得一個階段或者贏得兩個階段,不可能贏得未來。
每一次技術浪潮、每一次商業變革都可能會給這個行業帶來重新洗牌的機會,產品技術大換代如浪潮般,技術剛成熟可能馬上就會迎來換代,最大的挑戰就是每一次浪潮都得把握住。
對於中關村企業,一方面自身要發展,用最新的技術結合最新的商業應用模型,給客戶提供高價值的產品和服務。另一方面,中關村部分企業也是行業的「賦能」單位,對行業及其他公司有著較強的創新示範引領作用。
創業者思想要開放
記者:您會對年輕創業者提什麼建議?
王文京:今天是一個開放的、全球化的時代。年輕創業者思想上一定要開放,不能封閉。第二個建議就是專注,選擇一個方向就要執著堅持。創業三十年來我只做了一件事,我相信我自己還會專注在這個領域。
軟件業是一個「牛背」上的行業,這個行業不斷面臨技術更新換代。在這個行業發展就跟騎在牛背上一樣,路況很複雜,「牛」在運動中也有很多變化。想要在「牛背」上不掉下來,就要具備適應技術革新的能力。
在中關村,如果不志在創新,企業生存幾年沒有問題,但不會持久。創新本來就帶有一定的風險性,很多創新就是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去做,堅持做並做對了,也就成功了。
記者:您怎麼理解創新驅動發展?
王文京:最前沿的、最原始的創新,某種程度來自文化層面。科技可以分為工程應用層、產品技術層、科學研究層,然後就是科學精神層或者說哲學層。真正要做那種原發型的、最前沿的創新,一定是到了哲學的層面。
歷史上,我們在文化上是很有趣味的民族、精神世界很豐富的民族,民族的創新活力正在被激發。改革開放四十年的歷程表明,中國人擁有極強的創新能力,創新驅動發展的理念已成為一種文化氛圍,成為民族共識,未來我們依然會堅持創新驅動發展。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