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友網絡董事長兼CEO 王文京創業30年 專注本業只做一件事

19

文/記者李斌、胡吉吉、蓋博銘、肖春飛
從九平方米的出租屋到六百餘畝的產業園,從兩人「軟件小作坊」到一萬五千人企業團隊,用友從牌照編號「SY0001」的中關村第一家私營高新技術企業,發展為中國大陸最大管理軟件公司,如今正朝著為企業提供「賦能」的雲服務企業邁進……
伴隨改革春風,在創新驅動發展的道路上持續創新、堅實發展──懷著「本土雄心」的用友網絡董事長兼CEO王文京說,科技企業像騎在水牛背上一樣,在一浪一浪的科技變革中,要駕馭得穩,同時還要不斷前進。
從外表看,王文京不是一個激情澎湃的人。他低調內斂,說話不疾不徐,像一條深水靜流的大河,即使講到驚心動魄處,也是波瀾不驚。
在以個性張揚為標籤的IT界,王文京似乎是個另類,因此落得一個「媒體毒藥」的外號。說起這個外號,他笑了,有些無奈:「他們說我不會講故事。」
這樣的人,為什麼能成為中國大陸最大的管理軟件提供商?而用友公司,為什麼又被稱為商業世界「中國夢」的範本?
讓年輕人實現夢想
王文京是「文」字輩,取名字只能選擇一個字。他出生後,父親選擇了「京」字。 這個字有酸澀,也有期望──王文京的父親是新中國成立前的大學生,曾在北京工作。一九五○年代,因出身不好,回到老家江西做了煤礦工人。他常常給兒子講北京。
一九七九年,王文京考上江西財經大學,時年十五歲,轟動鄉里。大學畢業後,他分配到國務院機關事務管理局。一九八三年八月十五日,坐了三十六個小時的火車後,他第一次踏上北京的土地。
一九八八年,王文京決定創業。他在機關很努力,獲得過「新長征突擊手」稱號,前景光明。父親聞訊大驚:「國家機關這麼好的單位,很多人想進都進不來,你要去做個體戶。你這是從米缸裡跳進米糠裡!」 在給大哥王文泉的一封信中,王文京寫道:「父親不贊同我出來辦公司,但現在形勢這麼好,我對自己要做的事有把握。」
在還用算盤的年代,王文京敏銳地捕捉到了會計電算化的前景。一間九平方米的小平房、五萬元(人民幣)的借款、一台電腦,「用友財務軟件服務社」就這樣成立了。白天上門推銷,給用戶做服務。晚上回去編程序。編到半夜,就睡在辦公室,第二天繼續工作。
創業第一年,營業額八萬元(人民幣)。王文京的目標是十年後的一九九八年,營業額能達到三千萬元(人民幣)。但到了一九九七年,用友的營業額已突破一個億,一九九八年,這個數字達到一點二億。這一年,父親對兒子說:「你是對的。」
期許成為用戶之友
用友公司一個員工說,王文京像個「古人」。他穩重、寬厚,不抽菸,也很少喝酒,春節必定回老家過年,而且從未見過他在公眾場合訓人。雖然已是身家數十億,但依然習慣加班,衣著也不講究。在北京出租車夏利和富康並存的時候,如果叫出租車,想都不想,他會直奔每公里比富康便宜四毛錢的夏利。
熟悉王文京的人,都說他待人寬厚,有「古君子之風」。公司創立後的前一百名員工中,超過八成留在公司工作,公司裡有很多服務超過十年的老員工。
二○○七年,用友啟動「公司內部骨幹員工的股權激勵計畫」,創造了中國大陸A股上市公司中的「第一」。百分之二十的員工成為公司的股東。二○一○年,用友又首次提出了新的企業經營願景──創建「幸福企業」。
王文京說,若干年前,他悟出了商業的本質──任何一項商業上的成功,最後都取決於能否通過創造和提供客戶價值,實現對社會的價值與貢獻。「只有這樣,商業上才能成功,也必能成功。」
草創初期,王文京足足有兩個月在思考公司名字。「有一天我在新華社《經濟參考報》上看到,美國市場上有一種軟件深受歡迎,號稱『用戶之友』。我一看,就決定把未來的公司取名『用友』。」

從軟體服務社,到30年後增加至1萬5千名員工,用友朝雲服務企業邁進。
圖/新華社
從軟體服務社,到30年後增加至1萬5千名員工,用友朝雲服務企業邁進。
圖/新華社
創業維艱,用友是中關村第一個拿到私營高新技術企業牌照的企業,王文京(後排左一)與用友研發人員一起加班。
圖/新華社
創業維艱,用友是中關村第一個拿到私營高新技術企業牌照的企業,王文京(後排左一)與用友研發人員一起加班。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