傘之情

13

文/劉素美
雨,淅瀝淅瀝落下;陽光,大把大把揮灑,傘,我需要傘,尤其是住基隆。
經過市區這間傘具店,不由得想進去逛逛。五顏六色的傘,光束著的花樣就撩人眼波;傘花一開,轉個幾圈,傘下的人於是繽紛,於是安心,於是快樂前行。
陸續在這間店買過幾把傘,摺疊的、木直的、手開的、自動的,風雅深邃藍的、浪漫粉紫的,真的好用,伴我晴雨走過。
我又忍不住挑了把,雨港人總是要比別人「多兩把傘」。不是笑稱,亮晃晃陽光下的台北城,若是有人還提著雨傘行色匆匆,那絕對是從基隆來,沒錯,我承認。常常,基隆雨紛飛,拎著幾斤雨水重的傘上了車,沒多久,窗外天色漸開,陽光乍現,車窗上的雨滴便尷尬得無處躲藏。一市之隔,晴雨大不同,我們老基隆人了,知道帶摺疊傘,趕快瀝乾收進包包,免得突兀不便。
老闆查了下電腦資料,說舊傘有什麼問題可以拿來維修,高價果然等值。剛好包包內放著摺疊傘,請老闆看看囉。
老闆打開傘,輕輕轉了轉、抖了抖,便坐下拿起針線補強,細針在他手下靈巧穿梭,密密縫,天增歲月傘增壽。又說骨架的鐵絲角度歪了,容易斷裂,用鉗子──校正,耐心溫柔對待。我稱讚老闆果然愛傘、懂傘,他微笑回我:凡事用心!
完成後,以為老闆會直接還我,不,他把傘葉一片片、仔仔細細拉開扯平,不容皺摺糾結,整好後,再一攏,如層層浪花靠岸收心,就此風平,遞給了我。這讓我想起在台北念書時,大剌剌的我,不愛細心收傘,用完就隨便抓攏,綁帶一束了事,同學看我那一「坨」傘很刺眼,常搶過去耐心幫我重整。想念妳呀,我的卿卿好友,如今快當阿嬤了?
走出店門,又是雨,誰怕!我有兩把傘,傘不能贈人,於是我把漂亮的傘賣了,「賣」給好友十元,賣傘「袂散」,情比雨絲綿長。
走在細雨中,傘讓我綺麗,容我愜意瀏覽街景,任我濛濛幻想無邊;走在驕陽下,傘為我擋住一片天,我盡量把自己縮小再縮小,快步前行,不敢恣意遐思,我怕見光死!
許仙借了傘,於是有白蛇纏綿傳奇,每當端午飲酒必思源。家貧寒酸的母親到校送了愛心傘,卻被兒女鄙棄嫌惡,一轉身奔走,淚比雨狂。情人曾為我撐起小雨傘,雨中喃喃,任雨絲織就美夢,「溼」情畫意極了。
一傘一世界,傘下冷暖自知,有人撐起,有人挺過,有人一路傘花狼狽。待收闔,所有故事暫歇,無了風雨無了晴。傘,聚著心,緘了口,它,什麼都知,靜靜偎在角落,卻怎麼也,不張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