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依相伴】最後的時光

33

文/虎妮兒
一個陽光晴好的下午,我和母親在院子裡晾晒我小時候的衣物。
母親拿起一件泛黃的背心,笑著說:「還記得這件衣服嗎?這是你生日的時候,我給你買的。你可喜歡啦,平時都不許小夥伴們亂摸。有一次,你跟小夥伴們一起玩耍,鄰居家的毛毛不小心把這件衣服扯破了,你氣得跟他打了一架,還嚷嚷著要人家賠呢!」
「這件是我連夜給你織的紅毛衣,你小時候特別怕冷……」
就這樣,我和母親坐在院子裡,聊著我小時候的事。我多想時間能靜止,但母親憔悴的面容提示我,時間不多了。
半年前,我接到一通電話:「我得了肺癌,晚期。」電話那頭,母親平靜地說。
母親的話猶如晴天霹靂,我懵了。我剛在工作的城市買房、買車,也算站穩腳跟了。以前曾勸母親來我工作的城市住一段時間,可她不肯,說不適應大城市的生活,還是在老家好,踏實。我只好更加努力賺錢,希望多攢點錢,讓母親享享清福。不想,還沒等我盡孝,母親竟遭遇如此劫難。
我放下手頭所有工作,立馬飛回老家。母親益發蒼老了,一整個形容枯槁。我內心不住自責:平時對母親的關心太少了,這麼大的事,我竟然一點都沒察覺。
母親好似看出了我的心思,抓著我的手說:「我本來不想告訴你,後來一琢磨,要是瞞著你,將來我死了你肯定非常自責,所以才打電話給你。」
「媽,你別這麼說。現在醫學發達,賣房賣車咱都治!」我難過地說。
「兒啊,你有這分心,媽就知足啦!」母親悽然一笑。
原來,村裡的李大娘前兩年也得了這病。兒女們四處奔波借錢,支付高昂的醫藥費,李大娘長期泡在醫院,一次次化療,整個人瘦得跟紙片似的,最後還是沒熬過去。
「我不想跟李大娘似的,家人折騰,她自己也沒少遭罪。與其讓身體和精神都備受煎熬,還不如看開一點。」母親鄭重地說,「所以,我決定不治了!在最後的日子裡,我打算只為自己活,做自己想做的事。至於別的,就順其自然吧!」
如果放棄治療,我對得起生我、養我的母親嗎?她還沒享過一天清福呢!再說,別人肯定會認為我是個不孝子,在背後指指點點。母親的話,我難以接受。
第二天,我接到公司電話,說有急事要我趕緊回去,母親在一旁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可憐巴巴地看著我。我當下心頭一緊,母親最後的時光,是讓她躺在滿是消毒藥水味的醫院裡?還是尊重母親的決定,陪伴著她?哪種選擇,會讓母親感到更幸福一點呢?我內心有了答案。
等我辦完離職手續,再次回到老家,我告訴母親,我答應她的要求,但有一個條件:每天寫一件最想做的事,由我陪她一起完成。
母親聽完,連連點頭答應。
第一天,母親寫的是,喝一碗老楊家胡辣湯。
第二天,做一次足療。
第三天,買一條漂亮的裙子。
第四天,拍一套寫真。
第五天,回趟娘家。
……
從第一天喝胡辣湯,到最後一天在院子裡發呆,一共三百四十七天,我始終陪伴母親左右,完成了三百四十七件她想做的事。最後,母親拉我的手,安詳地走了。
我的內心很平靜。是的,我和母親都很知足,最後這三百多天,比我們一輩子真正在一起的時間都要長。
母親為我付出了她的一生,她想要的幸福,卻是一件件如此平凡的事。我想,孝順不分形式,哪怕只是最後的陪伴,只要母親感到幸福,不孤單,我便無憾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