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29

0
於新德里舊王宮內合影。圖/佛光山提供

文/星雲大師
1963/7/19
印度教的印度寺
早晨起來,見到白法師和葉僑領等都睡得非常甜蜜,我不敢驚動他們,正想靜靜的寫些東西時,朱裴居士來約我說:「大好的時光,我們出去走走,照幾張好照片。」
我把攤開來的稿紙合起來,我們先到摩訶菩提協會去拜佛,拜佛後就去印度寺參觀。
這座印度寺,占地有好幾千坪,是比拉獨資捐建的,巍峨堂皇,已為印度教徒心目中的聖地。聽說每日從印度各地前來參拜的至少都在數千人以上。這位比拉,有如佛陀住世時的須達長者。想當初須達長者黃金布地,建祇園精舍供養佛陀說法,假使這位比拉先生於佛世,他又何嘗不能成為須達長者呢?
印度寺裡的鐘聲悠揚,誦經的信徒像唱歌舞蹈一樣,一陣一陣的吼聲從裡面傳來,我們因怕擾亂他們的誦經情緒,並未進入正殿參觀,只是在殿後各處看看。
這真給人有美如公園的感覺,小橋、流水,濃蔭處處,花草扶疏,這座印度寺,很富有庭園之美。想到在台灣要找一座巍峨堂皇而又富有園林之美的佛寺,事實上沒有,亂世,人的心胸都小了,大家都只求目前一己棲身之處,很少人肯為千年萬世打算。
我國前教育部長張其昀曾說:「在大陸上佛教傳教事業很少,而家家戶戶皆信佛教,推其原因,皆為佛教有巍峨堂皇的寺院,大家見了,肅然起敬,不言而信。」看到這印度寺,想起張部長的話,我們台灣小廟小庵可以減少,具有規模的叢林,確實需要幾座。
我們在印度寺中參觀不久,紅日徐徐升起,我們就回到比拉公房。三位僑領之一的譚銳燊先生(我們的錢都交他統辦旅程中的食住行等)買來了印度茶,還分了我們每人兩個麵包,飢不擇食,我們狼吞虎嚥,一會兒就吃下去了,等到肚子裝進東西後,說話的力氣增加了,我就說道:
「昨天晚飯未吃,餓得真不是味道。」
「一兩頓不吃這算什麼!」
譚先生說後,向我們笑笑,這樣的玩笑實在開得很大啊!
當我們正在說笑時,楊允元教授夫婦來了,邀約我們到他的府上午餐,為了想吃一頓中國飯菜,我們也不客氣的就承認了,楊太太見我們允諾後非常歡喜。他和楊教授一樣,也在一個大學裡教書,說後他就趕去學校裡上課,然後就去買菜煮飯。當他臨走時,我告訴他,不要預備菜,我們歡喜吃麵,有一碗麵吃吃就好了。
此時,有一位印度教授,是楊教授的朋友,經楊教授約好時間,前來拜訪,這位印度教授是佛教徒,也是印度當代的名學者,惜我記不起他的名字來了。他進來時,就向我們行接足禮,謙虛誠實,他說,印度的學者,對自由中國都非常友好,可惜兩國未建邦交,希望佛教徒能夠常常來往。
向甘地陵墓獻花

上午九時,譚銳燊先生叫來三部計程車,有楊教授陪同,到新德里各名勝地區參觀。
首先要參觀的是甘地陵墓。
甘地,這位印度國父,我想大家不會陌生吧?他為了向統治者英國爭取印度的獨立,他的不抵抗不合作主義,曾喚醒淪亡了兩百多年的印度民心,所謂不合作主義,就是不用英國人的東西,不穿英國質料的衣服,不吃英國式的飲食,不看英國的書報雜誌,凡是英國的他都不要。他為了爭取印度獨立,他曾絕食十五次之多,最長的一次絕食時間達二十一天之久,餓得骨瘦如柴;他也曾數度被捕,牢獄中悠悠的歲月,他曾度過十一年之久。
有聖雄之稱的哲人甘地,每當他從牢獄釋放以後,他牧放著數頭羊,隨身帶著紡織機,在印度各地宣揚他的不合作主義,終於為他的精神感召,加上我們總統蔣公的協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國政府允許印度獨立,甘地成為印度的國父。
印度獨立後未及數年,他被印度教的青年刺殺了,當甘地被刺殺的消息傳播到世界各地,舉世震驚,大家都為這位聖者致以無盡的哀思與悼念。
現在,我們就是要到這位聖雄甘地的陵墓之前去獻花,以表對他的敬慕。
我們抵達甘地陵墓門口時,買了鮮花,聽守門人招呼,脫去鞋子,赤著腳,通過一條長長過道,四方形的一塊大石頭下,就是埋葬佛陀以後印度最偉大的聖者甘地之處!
我們在他的陵墓前獻花、合掌、誦經,致以虔誠的默禱,默禱甘地的聖靈,能加被到印度人民,使他們奮發起來,洗滌印度將近兩百年亡國的恥辱,使印度文化能夠真正重光吧!
到今天我們走遍了大半個印度,還沒有看到墳墓,印度人大都是火葬或水葬,很少用土葬的,甘地陵,是我們在印度到今天看到唯一的墓!
紅堡.古塔.王宮
甘地陵出來,我們到紅堡去參觀,紅堡是新德里的舊城,是古代回教皇帝的宮殿,裡面非常非常寬大,城門口還有軍隊站崗,但裡面卻如街道一樣,兩旁都是商店,賣象牙念珠和象牙佛像的商店不少。
紅堡的裡面除了商店廣場以外還有一間大樓,相傳是沙查漢為了奪取帝位,幽禁他父王的所在,因為時間關係,未曾走盡,就回頭乘車到古塔去參觀。
既曰古塔,當然年代久遠,據說這座古塔已有1200餘年之久,塔的形狀五層,有238英尺之高,這裡像公園一樣,遊客不少。
從古塔乘車到王城參觀的途中,適逢印度大學裡的學生放學,數十個數十個大學生一堆一堆的,他們衣著華麗,青春活潑,看到他們才使人覺得看到印度的希望!
在這一段途中,看到的房子建得都非常整齊美觀,一家家一戶戶,都像是花園別墅似的,路很寬,都是柏油的路面。窗外雖沒有灰塵飛進來,但我們仍將車窗門關得緊緊的,因為天氣太熱,行車時,窗外吹進來的風都是熱的,熱風吹在身上,實在不太好受。已經是中午了,空氣中像是濃霧一樣。其實,那不是霧,那是熱氣,因為天氣炎熱,空氣都熱得起煙了。
我們才進得王宮大門,照了一張相,他們就在催著:「沒有時間了,走吧!走吧!」還不知這座古王宮裡究竟是什麼樣子,我們就回頭走了。一路訪問以來,我們很多地方都是類此情形,所謂參觀者,既不參也不觀,只是表示到一到耳。
從舊王宮到楊允元教授夫婦的府上,不用說,這一頓午餐,飯麵具備,甜鹹均有,冷熱皆全,主人的盛情美意,將給我們永久記在心中。
(待續)

訪問團向甘地陵獻花。圖/佛光山提供
訪問團向甘地陵獻花。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