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時刻】 失鳥記

50

文/翔羚
大學時,某日行經幽暗密閉的停車場,發現車道上有隻鳥正蜷伏著,趨近一看,牠既非鸚鵡、麻雀,也非鴒鴿、黑燕,只看得出淺棕色的毛羽,由於要趕著上課,本不想多管閒事,但往前走了幾步後,卻又牽掛著,要是牠成為車下亡魂,豈不冤哉?
我趕緊在附近巡繞,撿拾了一個紙箱,折返回來,速度急快,深怕在這段時間有任何閃失,所幸牠仍像入定老僧,穩坐原地。我小心翼翼捧牠入掌,再緩緩放進紙箱並移到車道外,心想如此一來,有了紙箱作為庇護,較為醒目,當可避免被車碾過。
然而正準備離開停車場時,偏又想起剛剛好像看到紙箱裡沾到青綠黏稠的液體,心中又不免擔心牠會不會是生病了?於是,再度折返,牠仍靜默地「入定」在紙箱裡。在有限的鳥類的護養知識裡,實在不知如何是好?索性騎著車,載著紙箱趕赴動物醫院,每遇紅燈,就趕緊打開紙箱,確認牠是否安好?
到了醫院,醫生檢查後語帶威脅表示我慘了。當時心頭一驚,很想解釋什麼,尚未說出,醫生接續指出我撿拾的是白頭翁幼鳥,要細心照顧,直到幼鳥的體力恢復之後,還必須找個時日野放。醫生隨即對牠進行救護處理,再交還給我。
離開醫院,我騎著車,腦中閃過未來的各種情況,對鳥的不熟悉,想起小時隔壁鄰居養過很吵的一隻鳥,總覺得鳥好像特別難理解?牠該吃什麼?要怎麼養?心中完全沒個底?雖然擔心這些,卻又不時幻想著牠愜意地飛停在我的手指上,鳥鳴啁啾,幻想的美夢未編織完成,又想起醫生的叮嚀,思考著哪些地點才適合野放?這一路上,每個紅燈路口,不斷浮上堆疊了各式不能解決的問題,而牠依然安穩的在紙箱中,靜悄無聲。
無奈地帶著牠,來到了和平西路的鳥街。專注地聽從專業人士的建議,細心挑選了鳥籠以及飼料,就在鳥店外,小心翼翼地將牠從紙箱裡掬捧出來,豈料正要把牠放進鳥籠,瞬間,牠竟然振翅高飛得無影無蹤,僅留下大片無雲的天光。
我呆立片晌才回神,苦笑地將手中的飼料、鳥籠轉退給鳥店。或許我該慶幸這樣的鬧劇收尾,畢竟我不太喜歡養鳥,而牠或許更需要自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