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世界 窺探星空之鑰 天文台巡禮下

23

文/胡玉立、康世人、梁珮綺
台北Taipei
台北天文館玩快閃滿足天文迷新知
想要一窺天文奧祕,到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就對了。
天文館前身是天文台,民國八十五年搬到士林現址,增設多項儀器設備,人力從原先的研究與推廣兩組,再多增加展示、視聽兩個組別,讓天文館更具教育、休閒性質。
天文館近幾年也針對親子、銀髮族、成人開辦非制式學分認證班,啟發天文興趣、推廣天文知識,扮演好協助校外教學工作角色、主動報導天象、國際天文研究新知。
為了激發民眾對天文知識的興趣,天文館也主動出擊,進行「路邊天文」活動,帶著大的望遠鏡走入社區。不過,由於運載儀器需要大量人力,加上地點要事先租借,萬事俱備時,若天氣不好,等於白忙一場,今年將改變作法,採「快閃」方式。
天文館也與國際攜手,除了彼此交換觀測資料,當發生日月食、流星雨時,也能透過網路轉播,跨越地理限制,了解天象情形,合作單位有美國太空總署、日本名寄天文台、國際天文聯合會等。
舉例而言,天文館偵測太陽黑子已連續七十年,紀錄彌足珍貴,納入國際天文聯合會合作觀測資料庫內作為參考。館內有研究員做變星研究,當受限季節、地理條件無法觀測,位於北海道的名寄天文台便可接手,雙方可統合觀測資料,讓研究不致因季節因素中斷。
多倫多Toronto大衛鄧拉普天文台命運多舛難現雄風
尋找「傳說中」的大衛鄧拉普天文台(David Dunlap Observatory),是一段帶著滄涼感的疏離經驗。原以為,位在多倫多市郊列治文山的這座天文台,近在咫尺;沒想到,親近它,還得穿越層層時空障礙。
於一九三五年風光啟用的大衛鄧拉普天文台,擁有一座七十四吋反射望遠鏡,一度是全球第二大、至今仍是加拿大全國最大的天文望遠鏡。
但大衛鄧拉普天文台究竟誰屬?周遭大片自然生態土地如何使用或保護?這十年來吵吵嚷嚷,爭議不休。天文台也因此歷經關閉、賣掉、土地重新規畫開發等重重波折,命運多舛。
大衛鄧拉普天文台最早的主人是多倫多大學,該校在擁有天文台七十年之後,二○○八年以「光害」為由,將天文台周邊七十五公頃土地,以七千萬元加幣(約新台幣十六億一千四百萬元)便宜賣給了Metrus地產開發子公司科西嘉(Corsica)開發公司。天文台工作人員也全數遣散。
為保護天文台及周邊自然環境,列治文山市政府出面舉辦多次公聽會,市議會一致投票贊成將天文台建物及其周邊土地列為文化景觀遺產。
幾番周折後,天文台全區所有權轉交市府所有,但建商也獲准在區內建造五百三十間房屋,全區另有四十公頃土地將改建為天文公園,內設網球場、露天劇院、低光害「星光步道」等,也考慮興建天文館。整項工程預定花費五千四百萬加幣,估計耗時十五至二十年。
停擺多年的天文台夜間觀星講座,總算在今年四月底、五月初重新對外收費推出。
現在,隱沒在房地產開發工程背後的大衛鄧拉普天文台,平日不對外開放。在周遭塵土飛揚中,它的存在,像是靜靜等待重獲重視,向人們展現宇宙浩瀚無垠之美。
新德里New Delhi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昔為皇帝出巡擇日而生
位於印度新德里市中心的疆塔曼塔(Jantar Mantar)天文台,是位於齋浦爾(Jaipur)的琥珀王國(後稱齋浦爾王國)國王辛赫二世(Sawai Jai Singh II)興建的五座天文台之一。
雖然沒有像獲得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擁有世界上現存最大石製日晷的齋浦爾疆塔曼塔天文台那樣出名,但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仍以獨特的撲克牌黑桃造型石製日晷而頗有名氣。
天文台的建造者是頗受建都於德里的蒙兀兒帝國第六任皇帝奧朗澤布(Aurangzeb)器重的辛赫二世,他對天文學、數學和建築有濃厚的興趣。
辛赫二世一七一九年在蒙兀兒帝國皇宮內,看到大臣們為如何透過天文學精準計算出第十二任皇帝穆罕默德.夏哈(Muhammad Shah)啟程出巡的黃道吉日而爭辯,確認國家需要擁有良好的天文學教育,儘管戰爭頻仍、外族入侵,依舊陸續在德里(現在的新德里)及自己領地內的摩托拉(Mathura)、貝納勒斯(Benares,現今的瓦拉納西)、烏賈因(Ujjain)和琥珀王國首都齋浦爾興建了五座天文台,都稱為疆塔曼塔天文台。
其中,在蒙兀兒帝國首都德里興建的疆塔曼塔天文台,興建於一七二四年,是這五座天文台的首座天文台,共有四、五個建築聚落,其中又以漆成紅色的撲克牌黑桃型建築造型最為特別。
這些各種形狀建築都是磚石砌成的日晷,科學家可透過肉眼觀察這些巨大日晷來觀測天體的位置座標等,從而計算出皇帝可以出巡的黃道吉日。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四周已建起許多高樓大廈,由於當地人只要支付十盧比(新台幣不到五元)就能進入參觀,可在廣大的草皮上坐著談天,因此成為新德里年輕男女約會的最佳去處之一。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內造型特殊的巨大日晷。 圖/康世人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內造型特殊的巨大日晷。 圖/康世人
大衛鄧拉普天文台入口附近的展示框無人整理,看來
蕭條破敗。圖/胡玉立
大衛鄧拉普天文台入口附近的展示框無人整理,看來
蕭條破敗。圖/胡玉立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撲克牌黑桃狀的紅色建築是個巨大日晷。圖/康世人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撲克牌黑桃狀的紅色建築是個巨大日晷。圖/康世人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內,一個較小的日晷。圖/康世人
新德里疆塔曼塔天文台內,一個較小的日晷。圖/康世人
小朋友在天文館探索星空奧祕。圖/梁珮綺
小朋友在天文館探索星空奧祕。圖/梁珮綺
天文館門口遠照。圖/梁珮綺
天文館門口遠照。圖/梁珮綺
天文館外觀。圖/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提供
天文館外觀。圖/台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