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月主題──夏日】乾一杯陽光

3

文/陳冠穎
開闊藍天之上陽光金黃燦亮,繽紛泳衣綻放於柔軟沙灘,踩著清涼拖鞋與美味刨冰邂逅……所有所有與之相關的意象,我都深深討厭。
這整個季節就是我的敵人。
白日漫長無聊,汗腺爆炸,臉上的妝融化成一朵枯花,行走時大腿摩擦生汗,一走出門,身材焦慮便不由自主蔓生枝枒纏住己身。我對它總是束手無策,從還沒真正到來的四月中旬,直到仍然甩擺著凶狠虎尾的十月。我始終不能理解,怎麼會有這樣一個季節,又溼又黏又悶死纏著你,要你狼狽要你投降,要你只敢待在蒼白的冷氣房裡,隨著蒸發的水氣慢慢凋萎。
幸好,我也不是個手無寸鐵的輸家。
如果它拿刀架在我脖子上,要我說出它的任何一項優點否則就將我晒死,至少我可以說,這是一個最適合飲用冰啤酒的季節。
終於能夠從巨大的烤箱逃回家以後,我會立刻拿出透明杯子──偶爾心血來潮學著酒吧冰它一夜,以及一罐啤酒,讓清脆開瓶聲親吻我的耳朵,讓注入杯中的金黃液體撫摸我雙眼,柔軟細密的發光泡沫下一秒就要破碎,於是我得趕緊湊近,讓它攀著唇緣,偷偷抱我一下。
一支冰涼而熱烈的歌穿過我的咽喉與食道,身體和靈魂感覺微微刺激,讓人願意奮不顧身去愛。
這種時候,我便不再害怕說出它的名。是的我不怕夏天,如果有一杯冰啤酒,帶著陽光的色澤,一飲而盡時,有種打敗太陽的快樂。於是我一杯又一杯地乾,直到意識漸漸如泡沫浮上雲端,讓我突然想對它說一點心裡話:「果然冰啤酒還是要和你一起喝……我好像,開始,有一點喜歡你了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