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誼歷久一樣濃】千歲老人 同學會

37

文/王清厚
豔陽高照,一群年齡加起來有兩千餘歲的老人,或撐傘或帶帽,遮住了陽光,卻遮不住興奮的心情。
三、四十位老同學陸陸續續踏進餐廳,參加這近半世紀後的同學會,人人顯得精神奕奕。同學們來自全台各地,甚至有遠從美國、加拿大,不辭辛勞飛越千里而來。一場老人盛會,大家何其有緣!何其難得!
時光荏苒,歲月悠悠,四十多年未曾謀面的大學夜間部同學會,承蒙主辦同學用心「窮追猛打」,或打電話,或查通訊錄,或寄掛號信函,甚至親自按址尋人,可說窮盡「洪荒之力」。經過數月的周密擘畫,終於見面了!
打從同學會敲定後,相聚的景象便時刻縈繞我腦海,眠思夢想,既期待又興奮。當日近午時分,迫不及待提前奔赴餐廳,獨自駐足一隅,眼睛瞄向停車場與玻璃大門四周。看見三三兩兩的老伯伯、老婆婆正東張西望,似在找老同學,或只是在找喜歡的座位?大家擦身而過,只是相逢卻不敢相認。
近半世紀不見,同學們乍見還真不敢相認。大夥都變了,變胖、變瘦、變老,唯一不變的面容輪廓、舉手投足、說話語氣,依稀認得。數十隻眼珠漸漸相互對焦,不再陌生,不再畏縮,大家熱絡地握手寒暄,相互擁抱,甚至喜極而泣。那感人溫馨的畫面,是最珍貴的一刻。
「啊!你是李好好?」
「對啦!妳是張美美?」
在熱鬧的場面與歡笑交談聲中,揭開了千歲同學會,大家的思緒,彷彿又回到年輕時的校園。
四十多年前,男女同學大多來自中部高中,有名校、有職校;女同學正值青春年華,少數白天工作,男同學大多剛服完兵役,大多半工半讀。來匆匆去匆匆,下課鈴聲響起,同學們三步當成兩步,奔向校門口趕搭專車或公車,或是到火車站改搭火車。不論北上或南下,總有月亮陪伴同學們至深夜。
「妳是班代,坐在我前面。」
「你是林球球?想起來啦,我常向你借筆記。」
「賴勇勇,是你?對啦,你上課常打嗑睡!」
你一言我一語,同學們久別重逢,話不盡當年在校的風光與糗事,道不完近半世紀的種種回味與懷念。溫馨的氛圍縈繞廳內,餐廳裡的其他客人,亦以欣羨眼光投向這群可愛的老人。
無情歲月、有情同學,餐桌上不見山珍海味,只一份簡餐、一瓶飲料,但裡面包含了多少熱情,多少同窗之誼!大家談當年校園風光,從年輕談至年老,從為人子女聊至當阿公、阿嬤。大家不比財富,不談行業,不話子女學經歷,只談健康、談養生,談明年何時再開同學會。
「看過來!要照囉!」「同學們看這裡,再拍一張!」留下半世紀的回憶。
夕陽西沉,餘暉猶熾,大家揮手道別,卻揮不散那濃郁的同窗情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