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驚一場】老公中暑了

1

文/滿佳
趁著好天氣,和老公搭火車去暖暖小旅行。陽光雖然熱情,但小鎮夾在青山與小溪之間,山風拂過水面送來清涼意,並不覺得熱,是挺舒適的一趟夏日之旅。
然而回家後,老公開始出現類似感冒症狀,流鼻水、咳嗽,睡到半夜喊冷,蓋上涼被卻又冒汗踢掉被子,起床後明顯精神不濟。他自己煎中藥喝,不再流鼻水、咳嗽,但兩眼竟紅腫得像ET,抱怨兩腿發痠,整個人反應遲鈍,動作、說話慢半拍,說要喝水,卻走進房裡坐在床沿發呆。
我直覺不對勁,要他去檢查,但老公不肯,說只是有點累,睡一睡就好了,結果午覺直睡到四、五點還叫不醒。閒聊時,他說一位蔣姓同鄉最近都沒打電話來,不知在忙什麼?聽得我心頭一驚,這老鄉兩年前就已過世了,他還送過奠儀呢!天呀,老公失憶了嗎?
顧不得老公的反對,我火速叩兒子回來,事不宜遲,無論如何得押他去檢查。兒子入門看一眼昏睡中的爸爸,安慰我別緊張,趕緊聯絡老公的中醫朋友來看看。
友人先幫老公仔細把脈,接著在他後頸、背部一陣按捏,痛得他哀哀叫。接著在疼痛處抹上止痛膏藥,拿一枚十元硬幣來回刮,霎時出現一道道紫紅血痕,像被鞭過似的,令人怵目驚心。他笑著對老公說:「愛亂趴趴走,中暑了都不知道。沒關係,凡事總得有第一次,刮痧後氣血通暢,多喝溫開水、多休息就沒事了。」
萬萬沒想到老公是中暑,後遺症還挺嚇人的,幸好是虛驚一場。不過那陣子我心慌得很,老想著,難道夫妻緣分已盡?還會神經質地窺探他的舉止是否異常,夜裡確認他的鼻息,照三餐問他有沒有哪裡不舒服?拿他當病人看。還清楚交代兒子,我們的健保卡已註記,選擇安寧治療絕不插管,後事簡單處理,遺體要火化樹葬。
一個中暑,讓我平日自詡遇事沉著的修為全破功,也真正體認到,夫妻二人能平安無恙地相互扶持過活,才是真幸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