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解波俄深仇 遙遙無期

3

日前外電報導,美國總統川普對身為北約組織與歐盟要角的德國無法提高國防預算比例大表不滿,傳出有意撤離駐德美軍,移至物價和生活水準較低廉的前東歐共產國家,前東歐共產國家多半對美軍移駐表示歡迎,尤其以波蘭、羅馬尼亞與波羅的海三小國(立陶宛、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表態最積極,波蘭與羅馬尼亞兩國政府更公開表示歡迎美國在其境內部署陸基反彈道飛彈系統。波蘭更傳出願出資新台幣六百餘億元,協助駐德美軍移防波蘭。此類訊息使俄國非常不滿,為此重新強化因冷戰結束與前蘇聯解體被大幅削減的西部邊境駐軍,優先在此區域部署最新型飛彈。
從經濟角度來說,美軍移駐物價低廉的東歐,有助減輕美國財政負擔;對脫離前蘇聯與共產主義桎梏、擁抱民主自由和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經濟不久的前述國家來說,美軍進駐不僅帶來可觀外匯收入,有助刺激國內經濟創造就業機會,就國際戰略與地緣政治面論,更能強化與美國、西歐的政軍同盟關係。
四年前俄國兼併克里米亞半島,更加深曾被俄國統治的波蘭與波海三小國唇亡齒寒危機意識。使立陶宛和永久中立的瑞典相繼宣布恢復徵兵制,波蘭更增加國防預算支出比例,啟動多項大手筆的軍事採購案,加速與美國和北約軍事體系整合接軌,視俄國為頭號假想敵意味不言可喻。
波蘭與俄羅斯均屬斯拉夫語族,雖都在中世紀時期接受基督教洗禮。但波蘭人大多信仰西歐的羅馬公教(即天主教),俄羅斯前身基輔羅斯皈依東羅馬帝國傳入的希臘正教(東正教),以致日後兩國不僅在文字、宗教信仰與歷史文化認同上南轅北轍,互視對方為異端,政治上更是交戰頻繁,彼此間有長達千餘年的深仇大恨。
波蘭曾與立陶宛共組邦聯,國勢鼎盛時期擁有今大部分烏克蘭直至黑海濱,東境到達今白俄羅斯與俄國西部,儼然是東歐霸主。但十七世紀後,波蘭東歐霸主地位被俄國取代,十八世紀末俄國更與普魯士、奧地利三度瓜分波蘭,使波蘭在歐洲政治版圖消失達一百多年。十九世紀俄國統治波蘭期間,以高壓手段推行俄化政策並壓制天主教信仰,波蘭人更被禁止學習或公開場合使用波蘭語文。
一戰結束後簽署的凡爾賽和約,俄、德、奧三帝國解體,波蘭復國,但一九三九年納粹德國與前蘇聯簽署互不侵犯條約,在秘密附約中瓜分波蘭,隨後德軍侵略波蘭,前蘇聯也向波蘭不宣而戰,波蘭再度被瓜分,前蘇聯占領波蘭東部,搜捕波蘭公務員、天主教士與高級知識分子,史達林更下令將波蘭民族主義或反共傾向強烈者祕密處決,兩萬多人遇害,多為軍官與社會精英,史稱卡廷大屠殺。
二戰後波蘭成為前蘇聯附庸國超過四十年,前蘇聯直到解體前夕,才由戈巴契夫承認卡廷大屠殺是史達林下令。俄國總統普亭雖公開譴責上一罪行,但至今對賠償與相關法律責任避而不談。這一連串新仇舊恨,使波共政權垮台後的波蘭,成為最先加入北約組織的前東歐共產國家。
縱觀普亭的言行表現,與已故西德總理布蘭德一九七○年訪問華沙期間,向二戰時被納粹德國殺害的三百多萬波蘭猶太人下跪懺悔道歉相比,對歷史負責的態度誠意高下立判。波、俄兩國要化解自中世紀以來累積的宿怨深仇,恐是遙遙無期。
文昌明(台北市/文字工作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