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從中道談黨產清算與三中案起訴

8

文/陳樹(中國文化大學兼任講座教授)
政黨輪替後,執政黨國會席次過半,有關黨產清算,不僅強行通過嚴重違憲之不當黨產處理條例,且不斷藉該條例,更擴大及深化清算任何跟國民黨執政時期黨產之相關組織與財產,難免給人執政黨政治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之感嘆,也有時空錯亂,重回民國三十六年戒嚴之感慨。
有關黨產清算,民國八十九年第一次政黨輪替時,黃煌雄時任監察委員即已依當時法律體制全面清算,且依當時行政院裁定全面處理,並已完成該有之交還及必要訴訟程序,國民黨也展現最大善意,配合做好一切處理。
此次三中案對馬英九前總統等六人起訴,尤其對馬前總統起訴,各界譁然。畢竟三中案絕大多數是當時國民黨馬主席為配合當時廣電三法修正,黨政軍快速退出媒體,不得已之所做所為,且該案業經特偵組八年之調查後,無具體犯罪事證而簽結。最近台北地檢署依不當黨產條例及證交法起訴為各方所特別關注。
三中案既已經檢調單位起訴,因本案涉及相關事實之查證、有無犯罪之具體事證,尊重司法單位之審判,不擬多做論述。唯因本案影響深遠,除期待司法單位能給予公平、公正、公開之審判,也本於中道觀念與思惟,略述一二,並供各方了解,期對大眾認知及司法單位公平、公正審判有所助益。
依循中道以觀,要做好最好處理,一切要回歸真相,尤其要契合當時情境。本案如從台北地檢署本年七月十日公布之起訴書及剪報內容來看,除錄音帶內容未全公開,或必要時司法單位仍將本於職責為事證調查外,相關事實應已相當完整。但諸法因緣生,時空環境如何,必須一體同觀,才可避免偏頗。
首先,就因緣情境來看,三中案之處分事涉昔日在野黨全面發動黨政軍退出媒體抗爭,以及在民國九十二年十二月九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廣電三法修正案,必須在公布施行後兩年內黨政軍退出投資廣電媒體。
馬先生在民國九十四年七月十六日接任黨主席,距兩年內應處分廣電事業期限不到半年,一向守法的黨主席下令依法依限處理黨營事業退出媒體。在有限時間內,不但作業程序要依循法令,釋出價格條件又要合理,主事者心急如焚當可想像。而依起訴內容也明白告訴國人,三中釋出案並未循私或任何利益納入私人口袋。
其次,中廣案之釋出,高、趙兩人出價涵蓋標的與條件有所不同,如果買賣標的限定於廣電業務,趙所出條件仍優於高,況且,趙對於中廣案,交易標的純綷限縮於廣電業務,未及於不動產。至於不動產後續所生利益及應保留之盈餘,每年都有中廣與中投公司各推派之資誠與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核算,未來如獲准切割,該歸誰所有都非常清楚。其他案件都各有其緣起與事實,略舉一二期盼能拋磚引玉、正視當時因緣情境及真相。
另,因中投公司當時為公開發行公司,該交易有影響廣大投資人權益,而依證交法起訴其背信罪。若究明事實,因當時公司法規定,實收資本額新台幣二億元(其後提高為五億元)之股份有限公司,應強制辦理股票公開發行公司之審核程序,該規定也已於民國九十年十一月修正免再強制公開發行,中投公司也在民國九十六年四月二十三日申請撤銷公開發行,而中投公司自始至目前股東只有一個,應與廣大投資人權益無關;至於金融機構借款及發行商業本票,也應與證券交易法之規範無關。
近年來政治紛爭、改革紛擾都各有其因緣,也都因意識形態而偏離中道所致。期待各界能正視,回歸中道、撥亂導正,期能消災免難,共同創造美好的未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