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現代人不在經濟叢林中迷失

14

執筆人:高希均遠見.天下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長
(一)經濟觀念
五十九年前(一九五九年),一個二十三歲的青年,幸運地有機會去美國主修經濟發展。研讀過程中,最大的驚喜來自生活的現代化及「新觀念」的衝擊,這對一個來自落後年代的台灣學生,是多麼地新奇。在一位美國老太太的二樓洋房中,我住在二樓右側的小套房,內有黑白電視、電話、小冰箱、地毯、書桌……那是美國電影中的場景,竟然身歷其境。更使我興奮的是在教室中聽教授講述那些新奇的論述:
(1)愛用國貨不一定愛國。
(2)關稅保護看來必要,但常常兩敗俱傷。
(3)效廉比公平更能改善現狀。
(4)「市場」居然會比「政府」聰明。
(5)追求「私利」的企業可能比「利他」的政府更「利他」。
(6)幫助窮人不能靠救濟,要靠教育。
(7)基本工資的好意,反而可能增加失業。
(8)管制價格、電費、水費等的照顧,常造成資源的扭曲及可怕的浪費。
如果那個年代在歐美有不少年輕人被馬克思思想吸引住,那麼我更著迷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的那隻看不見的手,所創造的富裕。在眷村有一輛自行車已是奢侈品,這裡的大學生居然都開車上學。自此,我決心要選擇一條正確的路─那就是提倡市場經濟的進步觀念。
(二)經濟政策
在西方世界,一些基本的經濟觀念早已深入決策與生活,如機會成本、開放社會、競爭力、和平紅利、比較利益、永續發展、外部利益……。即以機會成本而言,它就提醒政府:龐大的國防預算是要用在更新的武器上?還是用在教育、長照、社會福利?一國的外交是與人為敵,增購武器?還是與人為善,化敵為友?當前兩岸的緊張關係,就是面臨這樣的困境。
經濟學家面對公共政策的爭議:一是以其專業信其所言,言其所信;另一則像辯護律師,分述正反二面的利弊。以基本工資為例:一方面(on one hand)列舉贊成理由,另一面(on the other hand),列舉反對理由。因此二位美國總統都說過氣話。杜魯門說:「給我只有一個手的經濟學家(one-hand economist)。」雷根說:「我美好的生活,當我認識了經濟學家,就很快結束。」
當人民愈了解市場經濟的運作,就愈會相信市場的功能以及公部門決策的限制。政府想追求的目標,如經濟成長、充分就業、物價穩定,在民粹化及強烈的白吃午餐心態下,愈來愈難以達成。
放眼當前歐美各國,充滿貪婪及權力的政客,愈來愈缺少那股決策力與說服力。在個人私利及政黨利益放在第一之下,更鼓勵了老百姓的白吃午餐,以及媒體火上加油的責難。
這像是一座充滿迷惑的經濟叢林,民眾無所適從。
(三)出版《經濟學的世界》
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在一九八五年出版了《經濟學的世界》,後又與林祖嘉教授合寫了上下二冊修訂版。林教授擔任過政大經濟所所長,近年也出任過陸委會副主委及國發會主委。理論與實務兼顧,為不可多得的參與決策的經濟學者。
我們希望這二冊《經濟學的世界》,能減少讀者在經濟叢林中的迷失。
意見領袖羅智強在本報七月三日的〈如果大家都願意懂經濟學〉文中指出:「如果台灣有百分之十的人閱讀過這本書(經濟學的世界),那麼今天台灣的民主,會有很大的不一樣。」我們有些相信這樣的推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