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競逐加深 美俄仍是競爭關係

3

磐石(嘉義市/軍事評論員)
美國總統川普繼完成訪英行程後,十六日抵達芬蘭,與俄羅斯總統普亭舉行高峰會,對於美俄雙方而言,此次是川普與普亭的首次正式交談,外界對於美俄是否會達成一些協議,相當好奇,像是美國是否單方面宣布結束對俄制裁,或是針對烏克蘭、伊朗事件,雙方是否會達成共識。
觀察美俄關係的走向,基本上兩大強國仍舊未脫離冷戰時代的對峙關係,前蘇聯解體後,對於美國的威脅大幅降低,但仍為世界第二強國,加上普亭已邁入個人總統生涯的第三任期,對於俄羅斯保有相當野心,於是近幾年透過銷售石油、天然氣賺取大量外匯,改善國內經濟。
俄羅斯在二○一二年後的發展確實亮眼,然而不能忽略的是,二○一四年爆發烏克蘭事件,俄羅斯派兵占領克里米亞,在無視於西方國家警告後,遭受經濟制裁的命運,美俄兩國關係冷凍至今仍然無解。
美國政府於二○一七年先後發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書、核武態勢報告書,兩部由美方政府部門所發表的政策宣示,均表示中國大陸、俄羅斯為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美俄關係並無太大改善,加上近年美軍透過北約東擴的行動,頻頻挑戰俄羅斯的歐洲戰略,而美軍駐北歐部隊再度恢復長距飛行訓練任務,監控俄羅斯於北海、波羅的海的行動相當明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仍舊視俄羅斯為競爭對手。
對於中東情勢的反恐、敘利亞等問題,俄羅斯採取信任己方陣營,對於在中東的歐美勢力戒慎恐懼,不時以援助資金、軍火等手段來支持阿塞德政權,共同對抗美歐勢力,早已引發美國政府不滿,加上美軍上半年頻頻針對敘利亞以化武攻擊平民一事,採取更為激烈的軍事手段解決,美俄關係仍舊處在高度戒備狀態。
無論是歐洲、中東或是北海海域,由地緣戰略所衍生出來的政治、經濟、交通與軍事利益,早已使美俄關係不佳。對美國來說,嚇阻俄羅斯向歐洲、中東進犯,成為美軍現有的軍事政策。
經濟上持續以制裁手段壓制俄國經濟成長,政治上將俄羅斯視為敵對國,軍事上更採取直接干預中東、北歐的方式嚇阻俄羅斯;美國以四個手段嚇阻俄羅斯,已是不爭的事實。
冷戰結束至今超過二十年,俄羅斯仍為世界強權,對於美國的威脅仍舊存在,美國除要阻止中國大陸崛起外,對於昔日的老對手依然採取不信任的態度,無形之中,更加深霸權之間的地緣競逐,為全球注入一股不穩定的氣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