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行誼】清廉刺史吳隱之

6

文/張浩洪
東晉時期有位良吏,名叫吳隱之,早年父母雙亡,家境貧寒,從小養成了高尚的品德,由於他勤奮好學、博涉文史,被人們稱為「雅仙」之士。他進入官場後,當過嚴陵太守、中書侍郎、廣州刺史等職,為官四十多年,雖身居高位,但總是恪守清廉,從不依仗職權聚斂財富,一直過著清貧的生活。
當時,廣州城有一處泉水,名字叫貪泉,吳隱之任職前的一些官員,由於私心嚴重,經常利用各種手段搜刮民財,貪汙公款,造成很壞的影響。當遭到朝廷處罰時,責問他們為什麼大肆貪汙?有些人竟大言不慚地說,這裡有個貪泉,因為燒火做飯都得使用這泉水,時間一長,就會滋長貪欲,非得貪汙不可。古人很迷信,朝廷竟然信以為真,一些貪官竟然就免除了處罰。
吳隱之做了廣州刺史以後,親戚們勸告他這裡去不得,去了就得貪汙,走上民眾唾棄的道路。吳隱之聽後,連連搖頭說道:「不見可欲,使心不亂。越嶺喪清,吾知之矣!」喝水貪汙,這都是欺人之談,天底下的貪官、清官從來都不是因為喝什麼樣的水造成的,完全在於自己的私心雜念。
說完,他來到貪泉邊,端起葫蘆瓢舀滿水猛喝一氣,喝完還吟了一首詩:「古人飲此水,一飲懷千金,試使夷齊飲,終當不易心。」其意就是:人們都說喝了這泉水,就會貪財愛寶,假若讓伯夷叔齊那樣品行高潔的人喝了,我想終究不會改變那顆廉潔的本心。
結果,吳隱之做了幾年刺史,天天喝此水,仍是那樣廉潔清貧,始終保持著純潔的操守,粗茶淡飯,衣物器具也十分簡樸。後來,當他調離廣州時,妻子偷偷帶了一點中藥材沉香木,被吳隱之發現後,嚴厲斥責,並把藥材送回衙門。
吳隱之「處可欲之地,而能不改其操」的品德,使廣州的官風得到了改進,幾年來沒出一個貪官,嶺南習俗也就日趨淳樸。為了表彰他「革奢務嗇,南域改觀」的操行和政績,元興元年(四○二)得到東晉皇帝的贊譽,升遷他為前將軍,給予賜錢五十萬、穀千斛的獎賞。唐代魏徵在編《晉書》時,這樣評價他:「晉代良能,此焉為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