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造釁開端實在寧紅樓賈府是怎樣落敗的?(下)

4

文/朱嘉雯
我們先看寧國府從主子到丫鬟禮儀的沒落。當尤氏刻意迴避上房的不法情事而逕往稻香村時,李紈正病著,此時恰好太醫診了脈剛離去。李紈擁衾倚枕坐在床上,正欲一、二人來說些閑話。因見尤氏進來不似往日和藹,只呆呆地坐著,李紈因問道:「你過來了這半日,可吃些東西?只怕餓了。」命素雲瞧有什麼新鮮點心揀了來。
古代貴族人家的主婦從晨妝之後,便一直忙到晌午,午後通常會再洗洗臉、重新勻妝,因此尤氏的丫頭媳婦們此刻便問道:「奶奶今日晌午尚未洗臉,這會子趁便淨一淨可好?」尤氏點頭。李紈忙命素雲來取自己妝奩,然而素雲卻將自己胭粉拿來,笑道:「我們奶奶就少這個。奶奶不嫌腌髒,這是我的,能著用些。」雖然李紈因守寡而不施脂粉,素雲是一個丫鬟,無論如何也不該拿自己的妝奩給珍大奶奶使用,這在禮節上也太不講究了!
果然,李紈指責道:「我雖沒有,妳就該往姑娘們那裡取去,怎麼公然拿出妳的來。幸而是他,若是別人,豈不惱呢!」可是尤氏卻無所謂地笑道:「這又何妨?」說著,一面洗臉。卻又見她的丫頭只彎腰捧著臉盆,李紈再度責問:「怎麼這樣沒規矩?」丫頭才趕著跪下了。而尤氏仍是一派輕鬆地笑說:「我們家上下大小的人,只會講外面,假禮假體面,究竟做出來的事就夠使的了。」
尤氏雖然治家不嚴,導致主僕渙散,我們見微知著,也從而預見了寧府恐將無以為繼的終局。可是她畢竟並非真糊塗,因為尤氏一出口便話中有話;她不僅暗暗指出前夜抄檢大觀園的事態荒謬;同時從她的話中又使人聯想到先前秦可卿的醜聞。
《紅樓夢》第5回判詞已有:「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則作者早早便告訴我們,預知賈府落敗之種種因由,需從寧國府尋找病根和端倪;這一回故事開頭,尤氏和兩個丫鬟之間的主僕互動,已是最細膩的書寫與明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