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生活】櫻花樹下的野牡丹

9

文/琹川
每天清晨,眠在樹下的女孩兒們,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輕輕展開美麗的粉色花裙,淡雅的芬芳散入風中,清麗的臉龐如詩如夢。她們穿梭在樹間與陽光細語,依時赴約迎我以嫣然的淺笑……
當初在整理斜坡櫻樹林下的雜草時,見野牡丹花色雅致遂刻意留下,之後每年五月繼油桐花之後,她們彷彿報恩似的,總以最燦爛的笑靨掩映於林間,不宣揚也不弄姿,只是安靜地等待驚喜發現的知音,安靜地守著一方淨土自開自謝。
雖然被稱為野牡丹,卻與牡丹非親非故,因而花容自是不同,牡丹雍容華貴,野牡丹則清新脫俗,流露出台灣原生種的山野靈氣。
野牡丹花的造型設計簡單而貼心,由五枚大花瓣組成花冠,雄蕊有兩型,五長五短,長型的雄蕊構造頗為特殊,分成兩節,末節上彎如勾,彷彿專為來訪者特別準備的座椅,禮遇浪漫婚禮的進行;短型雄蕊淺黃,花絲上有鮮黃花藥;雌蕊花柱紫紅,柱頭深綠置身於其間。清朝沈復的《浮生六記》其中兒時記趣有言:「見藐小微物,必細查其紋理,故時有物外之趣。」當我興味盎然地仔細欣賞觀察時,心中不免讚歎天地生育萬物,其創造之初背後的那一分美意。
其實另外也有一種野牡丹屬外來種,花期長且花色豔紫,原產於巴西,故又稱為巴西野牡丹或紫牡丹,一般出現在花市的即是此品種。台灣野牡丹又名山石榴、野石榴、九螺仔花、王不留行、不留行等,園子裡我也栽種有紫牡丹,但每年夏季,仍偏愛那一片粉桃清新無爭的野牡丹。
親愛的T,在噪鬧的蟬嘶中,在炎炎的夏日裡,盛開於櫻花樹下的野牡丹,總是一派的寧靜與清涼,我特別喜歡她「不留行」的別名,彷彿是個隱喻,時時提醒著我。年年來訪又年年離去的美麗邂逅,曾經的動人交集終是無法挽留的雲,原來清雅可人的花兒是時空的旅者,我們又何嘗不是?夏季之後我將目送美麗的倩影走向你直至消隱無蹤,而你自遠方捎來的風箋,總是不著一字,只有如你眼神般深澈如水的藍空。

每天清晨,眠在樹下的女孩兒們,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輕輕展開美麗的粉色花裙,淡雅的芬芳散入風中,清麗的臉龐如詩如夢。她們穿梭在樹間與陽光細語,依時赴約迎我以嫣然的淺笑……圖/琹川
每天清晨,眠在樹下的女孩兒們,睜開眼睛伸了伸懶腰,輕輕展開美麗的粉色花裙,淡雅的芬芳散入風中,清麗的臉龐如詩如夢。她們穿梭在樹間與陽光細語,依時赴約迎我以嫣然的淺笑……圖/琹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