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張志和〈漁歌子〉

5

文/惠馨
西塞山前白鷺飛,
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蓑衣,
斜風細雨不須歸。
人生總有許多不可放棄的目標,甚至必須傾盡全力才能向前靠近。因此,王國維人生三境界中「獨上高樓」與「衣帶漸寬」都是為了理想而奮力一搏的決心,然而,「驀然回首」的悠然與自適,則必須等待生命歷經淬鍊後方能得到。
本闕詞雖然並非宋代的詞人作品,但非常值得介紹。詞中勾勒「水鄉春江」的景致,微雨山中,伴著山前白鷺與流水肥鱖,將歷經萬千困境後的灑脫以山水潑墨方式,進行陳述,彷彿人生如一葉扁舟,儘管曾有激湍,但輕舟早已行過萬重山。本闕詞作者張志和即是如此,自幼聰慧,十六歲即以「明經科」即第,深受上位者賞賜。而後因個性所囿,因此仕途屢遭罷黜,流連於江湖中,後退隱江湖,祈願化作一葉扁舟,自此隱去。
開頭兩句「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以寫景手法入題,透過「西塞」、「山前」、「白鷺」呈現由遠而近的畫面,一片青翠西塞山脈前,有一群雪白的白鷺遨遊;溪水兩岸的桃花林落英繽紛,零零落落的漂浮於水面上,仔細一看竟有肥美鱖魚優游於其中。視野由開闊而下,一路紛飛轉入定睛入水底。江南水鄉澤國,無限愜意。然而愜意必須由「人」朗現出來,因此詞中接著云:「青箬笠,綠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上句的人、花、魚、鷺似乎都壟罩在斜風細雨中,在這朦朧之景彷彿可以看到一位穿著蓑衣的漁翁,自得其樂的漫步其中,不因環境而有所掙扎。萬物彷彿因為這場細雨而模糊了邊界,視線不佳的鄉野,如山水潑墨畫般,在眼前暈染開來。
煙雨迷濛的山景,霧水青山彷彿成了漁翁捕漁的陪襯,「煙波釣叟」的空靈與安適,成為懷才不遇的文人最佳代言人。不求功不言利,只是在這一片青山綠水間過著世外桃源的生活,不慕榮利,無求富貴。看透一切的人何嘗心境不是如此?幾間茅草,幾座綠竹輝映的小屋,足以安適此生,並不是沒有條件可以達兼天下,而是環境不允許,那麼獨善其身也是面對生命的另一種抉擇。有時候,前進不一定是要往前踏,或許退即是進,因為蹲下是為了跳得更高。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