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1-34

32

文/星雲大師
1963/7/24
一夜快車到檳城
馬來亞的首都吉隆坡是在中馬,北馬是檳城,南馬是新加坡。馬來亞佛教會為我們定的計畫,是要從北馬開始訪問,預備在兩個星期之內,連南馬的新加坡一齊訪問完畢。
馬來亞的夜臥車,非常舒服,車上旅客不多,這一節車廂好像都是屬於我們訪問團的人及隆根法師所專有。
火車在行駛著,我幾次的從車廂向窗外眺望,想一睹馬來亞鐵路兩旁的夜景,但一路上除了經過幾個小站見到幾隻電燈外,都是黑黝黝的,不見一物。馬來亞人口稀少,不像台灣,鐵路兩旁有不少的村莊。
隆根法師昨晚就告訴我,說火車七時才抵達檳城車站,我五時就醒來把臉洗好,念念觀音聖號,消磨這車內的時光,哪知又迷迷糊糊的睡去,直到車達檳城站,隆根法師把我喊醒,我才下車。
下了火車,還要乘半小時輪船才真正抵達檳城市──這如香港一樣的自由港口。
上午八時,我們過海到了被稱為東方花園的檳城,碼頭上一片人潮,黃衣飄飄,多種顏色的佛教旗隨風招展。我們感到真慚愧,清晨這麼早,就勞駕這樣多的人來歡迎。
歡迎群中有馬來亞佛教會的主席竺摩法師、弘化各地的演培法師、極樂寺的真果法師、妙香林的廣餘及廣義法師、香山寺的明德法師、香嚴寺的龍輝法師、檳城學院的海智及如儉法師、報恩寺的和豐法師、洪福寺的遠明法師、觀音寺的如賢法師、法華岩的藏心法師等,居士有黃松坡、許榮西、陳少英、曾心廉、梁圭堂、吳唯真、林忠億等。馬來亞佛教會還派了菩提中學及菩提小學的學生們到碼頭上列隊搖旗與獻花。我們每個人,都給他們在頸項上套滿了花圈,好多知名的師友無法一一談敘,照相後就被擁上汽車,像長蛇陣似的,一直往我們住的香嚴寺開去。
香嚴寺中應接忙
我們抵達香嚴寺,檳城諸山長老都已從碼頭先回香嚴寺,大家一一敘見後,就進用早餐。
香嚴寺,夠得上稱為清淨莊嚴,有寬廣的庭院,前面是佛殿,後進是新建的二樓,我們被安排住在樓上的客房中。舉目遠眺,風景優美,空氣新鮮,房中是明窗淨几,設備雅緻,大家都感覺到住的房子非常之好。
香嚴寺的主人龍輝法師,高大的身材,一副厚道的樣子。他特地把後殿趕工完成,就是為了要招待我們訪問團。當我們分配房間安定後,他親自照應我們,可說周到之至,這真令我們慚愧,如此隆情厚誼,不知如何道謝才好。
除了龍輝法師的盛意外,馬來亞佛教會的主席竺摩法師、廣餘法師、演培法師等,都一一的忙著分別交談。竺摩法師是我久已敬仰的長者,他曾到美國去弘法,馬來亞佛教會得他和隆根法師等所以做得有聲有色,尤其設立獎學金,最給人讚美。廣餘法師,年輕熱情,對佛教的教育和文化最為熱心,菩提中學的創建,佛學書局的設立,他都盡了最大的力量。演培法師正在妙香林講經,他的法緣很盛,大家對他都有很高的崇敬。此外,還有明德法師等,都是熱情的長者,和你講幾句,和他講幾句,真有忙不過來招呼之苦。
尤其最焦急的是我,自從出國訪問以來,一直還沒有收到台灣的來信,寄到竺摩法師、廣餘法師、佛學書局幾個地方的來信,都承他們在我初到香嚴寺時,就交給我,但一直沒有時間拿出來看,不知台灣情形如何?最可憐的是我們每天看報紙的時間都沒有。
大家談了一會,竺摩、演培、廣餘等法師,好像知道我們還要整理行裝,拆閱信函,都說回去一下再來,我也只得留著一肚子的話等再見的時候再說。
佛學書局一瞥
竺摩法師等走後,我們就忙著剃頭、洗浴、看信。不一會,就是吃午飯的時間,飯後,白法師、賢頓法師、淨心法師、劉梅生、朱斐二位居士都去午睡了,我就和廣餘法師、隆根法師等先去妙香林及佛學書局參觀了一趟。
妙香林由宏船法師負住持名義,實際上一切寺務處理都由廣餘法師負責,和廣餘法師同門的廣義法師也非常熱心幫忙教化。演培法師正在這裡講解《心經》,新加坡法施林松年法師也來到此地。三、四年前松年法師曾到台灣,在宜蘭念佛會還住錫一宿,今日見面更加親熱。
妙香林是一座寬敞的佛寺,寺分前殿後殿,寺旁除寮房外,還有一座新建不久的寶塔,精明能幹的廣餘法師,把妙香林整理得井井有條。
從妙香林出來後,廣、隆二法師就陪我到佛學書局。這開設未及兩年的佛學書局,地址非常適中,裡面凡是佛書法物,應有盡有,和台灣的佛教文化服務處有不少相同的地方。
書局是在一座二層樓的下面,有三位青年在幫忙服務,布置得非常整齊美觀,這馬來亞佛教文化寶庫,和幾處佛教學校,實為馬來亞佛教慧命所寄之處。
佛學書局的負責人是隆根法師、廣餘法師、清亮法師,這幾位法師為佛教文化的苦心,是我們所深知,若不是傻子,就是有一顆為教犧牲之心,否則沒有人肯為佛教文化努力。我把台灣佛教文化服務處的服務守則,告訴佛學書局裡幾位辦事的青年聽,他們都非常高興,這守則就是:對人要親切,服務要熱忱,辦事要仔細,工作要認真。
竺摩法師的竺園
下午二時,我趕回香嚴寺參加訪問竺園,這是竺摩法師的精舍,雖然不太大,但非常雅緻。聽說,竺摩法師不久將要興建三慧講堂,這座竺園,將要交給別人主持。竺摩法師是近代佛教史上一位聰明多才的人,他的文章及詩書字畫,樣樣皆精,謝謝他的關愛,他還特別送了一幅裱好的字畫給我。
接著我們又訪問了幾處華文中學後,就到檳城歷史最久、規模最大、香火最盛的極樂寺去用晚餐。這裡有一座萬佛寶塔,建得固然堂皇,而且裡面供了很多很大的玉佛。圓瑛法師過去經常弘法南洋,就是住錫於此,他也曾在此傳過戒,現由真果法師當家。晚餐後,應馬華商會蘇會長的茶點招待,從蘇會長府上出來,又再去佛學書局參加茶會,直到九點鐘才回香嚴寺休息。
1963/7/25
升旗山上的風光
我們今天第一個節目,是要到升旗山上參觀遊覽,同時聽說在新加坡的宏船法師,已經來到升旗山的一個信徒的別墅裡,趁便也要前去拜訪。
由明德、廣義、龍輝、演培、隆根、松年、明妙等法師及黃松坡居士等陪同,從香嚴寺出來,我們乘了兩部小汽車,便往升旗山進發,由香嚴寺至升旗山,車行約十餘分鐘,我們到了山腳下,轉乘登山纜車,開往山上而去。
升旗山海拔兩千多公尺,我們坐在纜車上,車分頭等和二等,我們坐在頭等倉裡,其實不用十分鐘就到了山上了。山上花草樹木,整整齊齊的排列著,舉目望去,非常美麗,山上的氣候涼爽,清風迎面吹來,有一種舒適的感覺。
陪我們同來的廣義、隆根、龍輝諸位法師,都是遊過升旗山多次的識途老馬,一路上都將瞭望到的景物向我們介紹,廣餘法師已於先一日上山陪宏船法師等我們,他還到山上車站來接我們,我們由廣餘法師介紹,跟宏船法師互相拜見後,敘談了一回,就到山上各處去參觀。
檳城,不愧為東方的花園,我們在山上鳥瞰,只見山下每幢房子,都被蒼翠的樹木圍繞著;有圓形的,有方形的,整齊排列,煞是好看。
山上的花木,開滿了鮮花,經過人工培植,分外整齊美麗,兩旁的樹木,綠蔭蔽天,一棵一棵的大小相似,距離相等。
我們一行人遊罷升旗山以後,便相偕下山去參加馬來亞佛教會在菩提學院所舉行的歡迎會。(待續)

馬來亞佛教會在檳城碼頭歡迎訪問團。
圖/佛光山提供
馬來亞佛教會在檳城碼頭歡迎訪問團。
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