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 鳩摩羅什

36

文/妙凡

想您 我的母親
您在佛前許了願
七歲那年我便沒有了家
每一個地方 都是我的故鄉
每一塊土地 都是法舍
盛夏的溽暑搗著汗水
熱風挾雜著泥土的餿味
我想念父親 兄弟和您
您說 只有純粹的火燄 才有清醒的蓮
母親 究竟清醒時
我還能念著誰

輾轉 我到了天旱少雨的甘肅涼州
母親 今晚的河西走廊
雨下了停 停了又下
涼州的百姓說
都是鳩摩羅什 你的兒子帶來了好運
天水漫進了長安城的大街小巷
家家點著最大的燈籠 怕我忘了回
母親 不是呂光的錯 也不是誰的非
我和涼州有千絲萬縷的緣
這裡無怨無悔時
長安就近了

母親 我在長安城的逍遙園
「如是我聞 一時 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為這一天 您和父親和合 訣別
為這一天 您流了多少淚
每一句經文 我都聞得到您燒的飯香
每一個句號 都是涼州的有情
然而 什麼都有的長安
一樣沒有放過我
紅塵抹在我的臉上
戲子登場 眾人看
有笑的 有嫉的 有恨的
而我沒有怨 針和舌頭
會為我說明一切 真實不虛

母親 這條路好遠好長好難
愛河的臭泥攪著鮮血
千紫萬紅的鋪在龜茲天竺涼州長安的路上
白天是曼陀羅的香
黑夜是涅槃花開的鐘響
母親 我來的那一天 您在
我離開的那一天
您要微笑的看著我
在熾熱的火燄中

我有沒有 開出純粹的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