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音樂響起】 非凡的美

5

文/櫻桃
動人的音樂可以讓靜止或消去已久的畫面復活,隨著復活的畫面,又可憶起劇情。某晚我筆電的電台音樂跳出高亢純淨,聲聲呼喚的歌聲,隨著歌聲可感受到旋轉似的情感畫面環繞四周。那是席琳.迪翁唱著《死侍2》(Deadpool)的主題曲〈Ashes〉。讓我連續幾晚反覆地一直聽一直聽繼續聽,形成不忍分離的音樂世界。想像著:烈焰燃盡後,會有個美麗嶄新的世界?能用這些眼淚澆熄我燃燒不盡的靈魂?可以從灰燼中讓自己脫穎而出,如天鵝展翅嗎?
果然,當我這麼想像著,這首主題曲的MV是席琳在劇場舞台即將唱完時,死侍穿著高跟鞋跳著芭蕾舞,舞台上還有幾名提琴手以悠揚的琴弦帶動氣氛。死侍的舞與席琳的歌聲穿插《死侍2》的片段畫面,如此傷懷,具有感情的歌,最後是死侍要席琳重唱;而席琳誤認穿紅衣紅褲、戴紅面具的死侍是「蜘蛛人」,形成搞笑的MV劇情。但這也符合「死侍」的電影特質。
Deadpool從特種部隊傭兵退伍後,常到酒吧當打手,性格不羈,時爆粗口,卻是愛情裡的痴情漢。他與女友的愛情濃厚,卻命運多舛。第一集強調「反英雄」特質,他堅持不加入「X戰警」。因為他說:「我不是英雄」。就因為他是你我身邊可見的一般人,說出大家憤怒時想爆出口的話;但,他的心很柔軟。如此鮮明又具衝突性的特質更為吸引觀眾。
第二集推出,除了更爆笑的劇情,影片搭配多首動人的流行樂,一首首流蕩出Deadpool無法返回原有的面貌,外出時全身包覆在那身紅衣褲與面罩裡。家很小,卻是他與女友最美的天地,這天地被毀之後,他幾度穿梭在與女友逝去的模糊影像裡相聚,甚至還可一聊。似霧似紗簾,像是陰陽的維繫;也是陰陽的無可奈何。劇情透露還有第三集,逝去的女友還會在那裡與他相聚。是不是英雄,對Deadpool而言並不重要,這人物的特質就在於「我為什麼要與別人一樣」。
當片尾,飾演Deadpool的萊恩.雷諾斯一瞬間回復原本的面貌,會令觀眾幾近於驚呼,差點忘了被毀容前的Deadpool是如此地俊帥,尤其是具有一雙柔情的眼,當他看著女友,就是席琳歌聲下的情境。再從席琳本人回思,能不跟著她回顧她的先生嗎?能不回顧她在先生去世後,不到兩天內又失去哥哥的心情嗎?2016年1月,席琳牽著孩子進入教堂送別親愛的先生,那堅毅又深情的身姿,如同她美妙的歌聲,唱出世間萬物都可體悟的情感。
美國漫威有許多吸引人的漫畫人物,拍成電影後,各有粉絲。這些號稱有特異能力者,具有其身世背景或悲傷的故事。英雄是凡人嚮往的偶像,但成為英雄後,苦水必然也多吧。當名觀眾欣賞這些角色,似乎是更幸福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