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40】 兩明訂交倡聖學(下)

17

文/陳復
湛若水(元明)28歲參與會試,卻不幸落第,隔年前往廣東江門受教於陳獻章,陳獻章告誡他,獵取功名富貴的心念如果不能完全放下,此生終究無法有進境,他索性放一把火,將全部考科舉的書籍焚燬,專注深思人生各種問題,這種豪傑行徑令陳獻章對這名弟子刮目相看。
獻章與元明師生的感情甚為深厚,獻章死前將講學的地點江門釣台託付給若水,希望他把自己的學問發揚光大,湛若水含淚用父親的禮數祭祀陳獻章,還在獻章墓前守喪3年,其間則整理其詩文刊布,發願自己平生足跡所至,都要建立書院來祭祀獻章,後來他果真實踐諾言。
由於老媽覺得孩子考上進士獲得俸祿,有個薪資拿,還是比較能實在過日子,他無法違逆母親的勉強,終於如願考上科舉,完成母親的心願。
在京時日,元明與陽明無日不會講,飲食起居坐臥兩人無不相伴,可見他們感情融洽的程度,這種因對智慧的共同關注而成為知交,現在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咱們大概很難領會了。
就在這「兩明」打得正火熱的時刻,本朝卻發生一件大事:大陽明兩歲的明孝宗朱祐樘,竟然駕崩離世!這位明朝中期政治最清明且政績最卓著的中興明君,每天宵衣旰食處理政事,卻因為偶染風寒,誤服不對症的藥丸,流鼻血不止暴斃而卒,當時從深山到窮谷,聽到這消息的百姓無不哀痛。他臨死前,派人召來大學士劉健、李東陽與謝遷三人到乾清宮,叮嚀說:「太子年幼不懂事,喜歡過著逸樂的生活,各位煩請教導他認真讀書,未來能做個明君。」(《孝宗實錄》卷224)就這樣,他閉上眼睛,驀然撒手人寰,享年只有35歲。
然而,18年來君臣齊心共同開創的「弘治中興」,卻倏忽戛然而止,緊接而來的光景,卻是滿城狂風暴雨。原來,明孝宗朱祐樘實在是個潔身自愛的皇帝,他一輩子只有一個女人張皇后,因為自己有過悲慘的童年,對唯一的兒子朱厚照太過寵愛,實在捨不得打罵,兩歲就將他立為太子,再因自己太忙,根本沒有時間管教兒子,導致這位皇太子朱厚照天性聰穎卻縱情於聲色犬馬,人生實在混得太兇,堪稱「混世魔王」。
朱厚照即位後懶得管事,全部事情都交給宦官辦理,讓陽明的好日子到頭了,開始在朝外過著飄零吃盡苦頭的人生。但,這同時讓陽明登上歷史的大舞台,展開生命極燦爛的篇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