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男軼事】卿本佳人號子都

5

文/龔敏迪
《詩經.鄭風》說:「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山上的小木扶蘇,不能和荷花相比,那粗狂的傢伙也不能和風流倜儻的子都相比。《孟子》也說:「至於子都,天下莫不知其姣也。」古人多稱出了名的大帥哥為「子都」。
魯隱公十一年五月,鄭國準備攻打許國,當時兵器藏於國家武庫,出兵前才在祖廟前將武器、戰車授予將領。這時潁考叔和公孫子都搶奪戰車,潁考叔先下手為強,槍過車轅就跑,大名叫公孫閼的公孫子都操了一枝戟去追他,一直追到大路上也沒追上,於是懷恨在心,當潁考叔取過鄭莊公的軍旗率先登城時,公孫子都眼見得潁考叔將要立頭功了,居然放冷箭將潁考叔射落城下!
事後,作為國君的鄭莊公並不去查清事實,只詛咒了放冷箭射潁考叔的人就完事了,所以,人們說鄭莊公「既無德政,又無威刑,是以及邪。邪而詛之,將何益矣?」
到了漢代,巫炎、鮑宣、趙廣漢等人都有「子都」之稱,但唯有馮子都最著名,他的大名叫馮殷。
辛延年的〈羽林郎〉說:「昔有霍家奴,姓馮名子都。依倚將軍勢,調笑酒家胡。」《漢書》說霍光「愛幸監奴馮子都,常與計事,及顯寡居,與子都亂。」
顏師古還說,晉朝的晉灼的《漢語》說得更清楚:霍光的第一個妻子東閭氏死後,婢女顯立為妻,她「素與馮殷奸也。」管家奴馮子都,因為顏值高而受到霍光夫婦的青睞。後世稱這個叫「顯」的婢女為霍顯,雖然《漢書.息夫躬傳》中有「霍顯之謀」之語,但說的是霍光死後,霍禹、霍雲、霍山和顯的共謀,在《漢書》中她可憐到連個姓也找不到。
也許,正是因為原先的地位太低,促使她極端地渴望權力,以致膽敢謀殺了懷孕的許皇后,並把小女兒霍成君送進宮中為后,還要讓霍成君毒殺太子!同樣是原先地位極低的馮子都,因為以色事人,也換得了「權傾都邑」的好處,他也要仗勢欺人,去調戲妙齡的的酒家女,其實並算不得一回事,可貴的是〈羽林郎〉中的酒家女,並不因馮子都的貌美、權勢、金錢而屈就。
公孫子都和馮子都的出身不同,一個是貴族,一個是奴僕,他們共同的問題是:缺乏操守的任性,外表美而內心醜陋。
公孫子都自恃是鄭莊公寵幸的貴族子弟,就覺得比他能幹的潁考叔也應該讓自己,不然就連國家利益也全然不顧了;出身低微的馮子都,最後也忍不住要仗勢欺人起來,最後也隨著霍家的倒台,悲哀地成了殉葬品。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