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 林黛在痴痴地等

34

文/曹郁美
對當今的台灣人而言「八年抗戰」是教科書上的名詞,距離十分遙遠,甚至覺得事不關己,對於筆者則不然。我們的成長時期接受民族教育的洗禮,對於抗戰小說、電影、歌曲均能如數家珍。什麼「藍與黑」啦、「星星月亮太陽」啦、「風蕭蕭」啦、「滾滾遼河」啦,在文化、娛樂稀薄的年代,都是我們的精神糧食。
今天就要談一談王藍筆下的張醒亞、唐琪、鄭美莊的三角戀情,交織在大時代洪流中的抗戰小說:《藍與黑》。
為什麼要取名為「藍與黑」?與百餘年前的法國小說《紅與黑》有無關係?當然沒直接關係,只是王藍受其影響,拿兩種顏色作了象徵。本書後來由香港的邵氏公司改拍成電影,主題曲〈藍與黑〉的歌詞是導演陶秦填寫,可見其端倪:「藍呀藍,藍是光明的色彩,代表了自由仁愛……黑呀黑,黑是陰暗的妖氛,代表了墮落沉淪……認清楚藍的珍貴,不要被黑暗迷醉,流出更多血跟汗,要把那黑的粉碎」。
平心而論,歌詞寫得甚八股,彷彿那個時代流行的戰鬥文藝,充滿漢賊不兩立的正義感。「藍色」象徵自由與愛,也象徵了書中女主角唐琪;至於「黑色」,是「墮落沉淪」,象徵另一女主角鄭美莊,她是一位富家千金,男主角張醒亞愛過她,但醒亞在前線作戰時斷了一條腿,美莊小姐移情別戀,終至兩人分手。
最後,醒亞與初戀情人唐琪重逢,有情人終成眷屬。因此王藍才會在小說的一開始這樣寫著:「一個人,一生只戀愛一次,是幸福的。不幸,我剛好比一次多了一次。」
整部小說、電影就在這烽火漫天、愛情跌宕中開展出來,緊緊扣住讀者、觀眾的心弦。小說厚達四十二萬字,電影也拍成上、下兩集,上集於一九六六年殺青推出、造成轟動,下集自然也快馬加鞭,期能再創高潮。誰知女主角林黛(飾演唐琪)竟然自殺身亡,還不到卅歲呢。電影還沒完工,怎麼辦?邵氏公司決定找來與林黛身材和長相比較相似的女演員杜蝶,作為戲中角色遠鏡頭的替身,完成林黛的兩部遺作:《藍與黑》與《寶蓮燈》。
於是,在《藍與黑》下集劇情終了之時,唐琪趕來與斷腿的張醒亞相會,兩人來個大大的擁抱,觀眾只看見唐琪的背部,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如果觀眾至此掉下眼淚,可能有兩個原因,一是為兩人的戀情有了完美結局而感動,一是哀悼一代巨星林黛。
電影《藍與黑》中的兩首插曲,都由香港作曲家王福齡譜寫,前面介紹的〈藍與黑〉由方逸華(邵逸夫之妻)演唱,反應平平。另一首由靜婷演唱可就轟動了,那就是〈痴痴地等〉,成了王福齡與靜婷音樂生涯的代表作,歌詞依舊是導演陶秦填寫:「不知道是早晨,不知道是黃昏,看不到天上的雲,見不到街邊的燈,黑淒淒,陰沉沉,你讓我在這裏,痴痴地等」。電影中,淪為歌女的唐琪(林黛飾演)在台上情深深、意切切地唱出這首歌,男主角張醒亞(關山飾演)恰巧走了進來,兩人眼神交會的剎那,正在唱歌的唐琪壓抑著驚喜,啊,觀眾都陶醉了!
最後要提的是,王福齡一生寫了好歌無數,筆者甚為偏愛由黃鶯鶯演唱的〈愛的淚珠〉。而靜婷唱了一輩子,最為人記憶的應是她為樂蒂代唱的「祝英台」這個角色(電影《梁祝》由李翰祥執導)。至於原著的作者王藍,除了寫作成績驚人之外,還擅長水彩畫。
你猜他畫什麼?他以水彩渲染方式畫出京戲人物,尤其是青衣與花旦衣采飄飄、妝容有濃有淡,極具風格與特色,在畫壇享有盛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