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必達 誰讓我是你媽

2

文/劉愛玲
不善廚藝的我,又不愛去餐廳,日常三餐只能在廚房裡笨拙地飛舞著鍋鏟,結果不是太鹹就是索然無味,形狀亦慘不忍睹。外子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不挑不揀,轉身卻在外人面前大吐苦水,逮著我不在家的空檔,更樂得扮演臨時「老外」。
外子對我的廚藝如稍有微詞,我也會理直氣壯地說:「我只是家庭主婦,又不是專業廚師,想吃美味佳餚,餐廳的大門隨時敞開著!」於是每周一次,父子倆順理成章地成為餐廳的座上賓,我也樂得清閒。
有一次,好姐妹梅子帶著自己做的南瓜饅頭來我家,孩子吃過後讚不絕口。不服輸的我,豈容得下孩子在自己面前誇獎別人的媽媽?於是立刻買來食材,上網請教「谷哥大師」,兩小時後,「驚心」做出的成品,自認有七分相似。
父子倆第一次得到這樣的特別「獎賞」,不禁歡聲雷動,齊聲讚美這批作品不但外型精緻可愛,再加上「愛心」和「柔情」的調味,絕對可以媲美專業師傅。左一聲「媽媽你好棒!」,右一聲「老婆妳真聰明!」,源源不斷的「迷魂湯」灌得我喜上眉梢,興致高昂,馬上再接再厲趕做第二批。
假日,孩子自己去早餐店買了杯玉米濃湯,看他叭達叭達快速倒進嘴裡,吃完後還意猶未盡,我於是再次求助「谷哥大師」。一鍋色香味具全的玉米濃湯大功告成,吃得父子倆齒頰留香,紅光滿面。
孩子生日,去牛排館慶祝。回到家,孩子意有所指地說:「媽媽,剛才餐廳的玉米濃湯,我才喝一口就不喝了,因為沒有你做得好。所以我喝了三碗羅宋湯。」此話一出,一股強烈的使命感洶湧而至,這是孩子在間接告訴我,想喝羅宋湯啊!
翌日,等孩子放學回來,一鍋熱騰騰的羅宋湯早已恭候多時。他半信半疑地打開鍋蓋,舀了一匙緩緩放進嘴裡,兩隻眼瞪得老大。半晌,老氣橫秋地點點頭說:「嗯,沒錯,就是這個味。看來以後去餐廳,我只能吃牛排囉。」
這孩子,似乎對我的廚藝步步近逼,永不知足,竟還想讓我做牛排?
好吧,誰讓我是你媽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