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時分

2

呂宜襄 桃園市桃園區振聲國中一年平班
台上的觀眾喧鬧著,卻都被心隔離在外,耳中只有越發加劇、清晰的心跳,蒼白的天花板和溼黏的空氣令我呼吸一窒,不禁握緊已無血色的雙手。
緊盯著數個恣意在水中歡舞的身影,初冬之風偷偷自窗口鑽進,我死死地抿著雙唇,彷彿這樣就可以稍稍緩解那令人戰慄的寒意,心也隨著濺起的水花激烈的跳著,好像想掙脫般的躍動,瘋狂撞擊著胸膛。戰況越發激烈,選手們盡量伸展手臂,雙腳旁的水花也蹁躚起舞──一切隨著指尖碰到牆戛然而止,我的心也隨之漏跳一拍,勉強牽起苦笑。下一組就是我了耶!我興奮了一下,但很快的,興奮就在氧氣的退縮中窒息。
「兩百公尺蛙式選手請準備!」甜美的女聲令人作嘔,我閉上眼睛,驀然,外婆滿是皺紋的笑臉撞進我的眼。出門前,她如往昔般給我信心和鼓勵,平凡的話語為我的心注入一股暖流。我挺直背脊,靜靜的讓心如燕子一般,佇立在遙不可及的高枝。
「請上跳水台!」撐著顫抖的兩腿,我瞇著眼,眼中只剩平靜無波的水池。蹲下,翹起屁股,做著已然熟練的動作,腦海裡的一笑一顰,回憶畫面全然抹去,刷刷地閃過教練提點的重點,加油聲、身旁其餘選手的竊竊私語被雙耳自動過濾,只讓哨音能快速傳到大腦,這一刻,我看見心中那隻燕子同時展翼。
「嗶!」我隨著腦海中的燕子俯衝,任憑溫暖的水波將我包圍,心,也輕柔的隨著風振動翅膀,緩緩飛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