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迷思】建議也是枉然

18

文/安東尼.華納  譯/林麗雪
如果健康飲食指南或建議,距離人們的生活方式太遙遠,人們就可能會全然忽略,完全不加考慮。因此,設定不切實際的期望,禁食方便食品,並堅持使用當季在地食材,自己動手做飯,更是愚蠢且無意義的行動。現今人們過著忙碌高壓的生活,每天都在評估著數以千計的複雜決定,告訴他們每餐都要自己下廚,無異於要求他們跳上月球。
如果你對住在破爛房子裡過著糟糕生活,身邊圍繞著貧窮、毒品及犯罪的年輕媽媽說,要自己煮飯身體才會健康,她們會看著你,彷彿你剛從火星降落地球一般。你能期待的最好回應是:「我才不在乎,反正我的人生已經一團亂了。」在許多社區、小鎮、城市,住在那裡的人們常被貼上沒出息、頹廢以及無可救藥的標籤。試著走進那樣的社區,告訴他們如果省下一些請客費用,並避免食物浪費,就吃得起有機肉類。如果這個世界不斷告訴你,你的人生簡直糟糕透頂,最終你也會開始這麼相信。在擔心事項清單中,關於不良飲食習慣影響長期健康這件事,一定排得相當後面。當你已不知該如何撐過這個禮拜時,飽和脂肪及纖維攝取量絕不會出現在擔心清單上的。
每一次我們妖魔化人們食用的加工食品;每一次我們將主要的製造產品標上骯髒或不潔標籤;每一次我們告訴人們他們的選擇爛透了,簡直就是在殺害他們自己及孩子;這麼做的時候,都只有擴大彼此的鴻溝。當我們嘗試把充滿希望、他人卻不想要的中產階級食物價值觀強加在人們身上時,同時也是把最需要幫助的一群人邊緣化了。
承認許多人對食物就是不那麼感興趣,讓我十分痛苦。對主廚或對迷戀食物的人而言,從原材料開始烹煮或許毫不費力;但對許多人來說,卻是充滿壓力、毫無樂趣且困難重重之事。這不僅僅是時間問題。有些餐點可以快速準備妥當,而這也是名廚的本領,但這仍忽視了許多人為了將食物放在餐桌上,在認知上所需要的努力。
經過辛苦而緊張的一天後,我們也許還有時間下廚,但有時候在烤箱裡放個披薩就是容易多了。這並不愚蠢,也非不合邏輯,更不是不道德。這麼做,或許可以讓我們把時間和精力,花在更值得享受或更重要的事情上。(對某些人而言)生命遠比我們吃的食物豐富多了。有不同的事可以去關注,有不同的旅程可以去安排,而每一趟旅程對靈魂來說都同等滋潤;有書可以讀,有電影可以看,有遊戲可以玩,也可以去賽跑。相信我們永遠有時間下廚,是對現代世界中什麼才是活著的誤解。
方便食品的效用
寫下這些文字時,我正坐在麥當勞裡,這是一個明亮的夏日傍晚,暑假即將結束。我看到好多家庭從行程滿滿又忙碌的假期中歸來,很多人看起來急躁不安,但所有人都滿載無法取代的歡樂時光之回憶。最不健康的方便食品,讓他們的一天得以圓滿結束:漢堡、炸薯條、含糖飲料。他們這麼做是為了想要能量補充,但不想花太多心思。他們願意以自己下廚這個較健康的選項去交換,因為他們今天創造出的回憶實在重要太多了。這不是一個不合邏輯的選擇,反而是一個太值得的交換。方便食品增進了生活品質,因為它能讓人們去過他們選擇的生活。
改善人們所吃食物的品質及健康的關鍵,在於食品製造商的共同參與(engagement),而非將他們排拒在外。運送加工食品的公司有提供改善飲食健康方案的極大力量,但他們卻逐漸被忽視,不再發揮重要的作用。當公共健康團體與食品產業打交道時,他們也受到毀謗中傷,並被告知他們與腐敗又惡毒的敵人勾結。比起任何明星主廚,食品製造商與零售商更有強大的力量,去幫助及改善人們的飲食;他們能提供適合現代生活既合理又可行的解決方案,雖然對於違規行為一定要追究食品產業的責任,但當他們做了正面積極的事,主廚或倡議人士若能給他們真心的讚美,即使只有一次,也一定會讓我感到欣慰。我非常期待有一天,倡議人士與製造商可以形成聯合陣線,開心地讚美對方的工作做得好。發生不實指控時,也可以毫無顧忌地要求對方解釋。請想像一下這事可能產生的改變力量──這種改變將能創造、提供保證能改善人們生活的明智選擇。
方便食品已完全融入我們的生活中,使我們的生活受到鼓舞、激勵,並允許我們充分享受生活。拒絕方便食品及它們所代表的現代性,是全然不合實際的。把罪惡及羞恥附加到方便食品上,把價值觀歸咎於這些選擇方便食品的人身上,是非常危險的事。在最好的情況下,它只會形成某種罪惡的循環,將人們推向消極的行為。在最壞的情況下,它則會永久傷害人們與食物的關係。
(摘自《廚房裡的偽科學:你以為的健康飲食法,都是食物世界裡的胡說八道》,八旗文化出版)
作者簡介
安東尼.華納
(Anthony Warner)
專業主廚與部落客,《新科學家》(New Scientist)與影音媒體The Pool的定期撰稿人,他的部落格是《衛報》(Guardian)、《星期日郵報》(Mail on Sunday)、《電訊報》(Telegraph)與其他出版品的特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