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生命的山

60

文/陳菽蓁
漫漫人生路,少有幾人能夠平靜無波的,吳美淑也不例外。但面對生命的起落,美淑喜歡蘇東坡「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曠達,因為她喜歡山、也接近山。大山包容了所有的不圓滿、也壯闊了凡俗的人生。
跟大多數女性一樣,從學校、職場、到走入家庭,那是一條艱辛疲累卻又時感空虛迷惘的路,生活中的種種挑戰與磨難也常使美淑感到力不從心。愛好文藝而浸淫在文學世界的、細膩感性的她甚至懷疑:眼前庸庸碌碌毫無目標的人生有何意義所在?
直到她靠近了山,山無比大度沉健的接收了她的所有的心緒:「山讓我學習謙卑和沉靜」美淑說:「我和山有解不開的情緣,或者是幾世緣深,或者曾經是山上的石頭、樹木或是嶺上小花、白雲。上山,只是回歸,只是返鄉。」像定時逆游返鄉的鮭魚,美淑終於在山中得到她的安寧與力量。
美淑接近山已快半個世紀了,讀夜大時,她住在景美天主教會,白天上班。每天清晨和同宿舍的幾位朋友去爬仙跡岩,當時也許是趕時髦,也許自詡是俠女之輩,想著天天登仙跡岩說不定哪天會遇上呂洞賓仙人「可惜呀!沒碰過仙人!」但從此和山結下不解之緣!
那時候,文藝青年的美淑才要開始走入紅塵人間路,她也許尚未明白:這樣的艱辛何異於攀登一座座的高峰?後來的她才知道:生活中的層層關卡有時要比攀爬三千公尺以上的大山來得困難多了!
婚後開始操持一個家,生活中的瑣事和考驗紛至沓來,她努力盡著本分,做一位太太、媳婦、母親─還有做一個如春風般的好朋友,不時給人溫暖。其中不免也嘗過困頓挫折,但她總是努力將日子過得心平氣和:「過了就好了!」美淑說這樣的本事一定是跟大山學習的─「山中何所有?嶺上多白雲」在塵世中,若是身陷在「深深海底行」至少要讓自己的心在「高高山頂立」。
自從有了仰望高山的心情,一切的平凡繁瑣也就「有計可消除了」─因為「前方永遠有美麗的期待! 」
「上山很累卻很美好,我投入它的懷抱,它大力擁抱我,它讓我溫暖。」「尤其爬百岳的這幾年,從山上回來會覺得自己脫了胎換了骨!」每走進生命中的一座高山,身心就獲得一番淨化洗滌,猶如一個朝聖的信徒接近心中崇敬的信仰時,靈魂深處接收的訊息:「山讓我體會享受孤單的美感,踽踽獨行在每一條山徑,我才知道什麼叫作一步一腳印」而曲折難行的人生旅程,何嘗不是如此?
「第一次上南湖大山,走在夢裡千迴百轉的審馬陣大草原時,我的步履已經蹣跚,但我還是一步一步慢慢感受,仰望這行山者的帝王大山,心裡吶喊:『我來看您了,我想您了!』回想一○四年走入第一座真正的百岳─「桃山」,那天清晨兩點半,美淑和先生兩位爬山新手一路摸黑以之字路程緩上,七點不到終於上到桃山頂時。那一刻內心不只是開心,而是感動!爬山如同人生中的難題,總要通過山下的窒礙曲折,方能見到山上的絕美風光。
先生退休後,這對年齡加起來一百三十、自認已邁入初老的夫妻自組了「百三樂活登山隊」,隊員當然是他們兩人了!人生路上最好覓得知心人扶持偕行─登山也是;走進山必須有齊全的裝備和充足的體力─人生也是。如果可以一路相偕扶持,再長再遠的路也有了勇氣!
美淑幸運的擁有最佳山友和人生伴侶─「百三樂活登山隊」的「隊長」他的先生陳庭宏,他是登山隊隊長兼嚮導和護理員,他既是美淑的登山啟蒙老師也是登山時最敬業的「揹工」。兩人一路攜手同行造訪一座座的高山,人生的路也不斷「陡上」、「成長」!
登過約三十座百岳的美淑說:「登山也常因許多因素不能成行而只能選擇『等待』,『可是有什麼關係呢?』」又笑著說:「岳界有句話:『山永遠都在』它一定會接納我們,只要我們願意謙卑地等待。」如同生命中經歷的種種關卡─適時的佇足,為的是前方更壯麗的風光。
人的生涯是一座高山,我們窮畢生之力走向山峰,也走向自己;就像一個愛山的人─走進生命的山,也給自己鋪陳了不一樣的成長人生。

雪山圈谷,背後是北稜角。圖/吳美淑
雪山圈谷,背後是北稜角。圖/吳美淑
玉山主峰單攻,雖然辛苦卻很高興完成了心願。圖/吳美淑
玉山主峰單攻,雖然辛苦卻很高興完成了心願。圖/吳美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