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釀 詩

5

執筆人:路寒袖 作家
人間無詩,索然無味。
今年十一月,在秋勻冬清的爽颯中,二○一八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將繽紛登場,展期長達半年,國內外各式花卉熱鬧展現丰姿,或華貴或小巧,或孤芳或錦簇,將台中裝扮成特色獨具的花園城市;活動期間還有智慧農業、生態保育、公共藝術等展覽,及上萬場精采展演,讓台中花博美麗又奔放。
花卉無疑是天地間最美麗多變的容顏,文學中詠花之作多不勝數,無論是清雅冷梅、嬌豔桃花、富貴牡丹、脫俗水蓮、遠塵素菊、依依楊柳,無一不是詩人情之所寄與歌詠的對象。台中花博群花匯聚,宛若大觀園,若無詩詠輝映,豈不令人扼腕?
於是,由一百位詩人為一百種花卉作詩的《百花詩集:花蜜釀的詩》一套兩冊,在眾花爭妍與襲人香氣中誕生了。
《百花詩集》的企畫、編輯頗為曲折,從挑花、邀詩、配圖到英譯都有難度。先說挑花吧!我於植物花草本為外行,因此特地邀請詩壇中的植物專家吳晟老師當我顧問。為凸顯台灣特色,原想選擇一百種台灣原生種花卉,但廣泛收集資料後,發現台灣原生種多半顏色素雅、花型細小,而世界花博旨在藉國際盛典促進花卉產業,自應展現花卉多元風貌,《百花詩集》因此改弦更張,改選五十種台灣原生種、五十種特色花卉,分成兩集出版。
選花拍板了,邀詩又是另一項大工程。百位詩人來自全台,欣然同意參加這場詩之盛會,但如何將詩人與花卉題材「配對」,令人傷透腦筋,考慮過由詩人自選、資深詩人挑選等種種方法,但都曠日廢時,最後決定由編輯團隊「亂點鴛鴦譜」,指定題目創作。
有人說「詩人是外星人」,一點不假。這群實力派知名詩人們面對「命題創作」的挑戰,為尋找靈感,從網路、書籍汲取對所書寫花卉的了解,甚至「田野調查」,走入花間近距離觀察與想像,完成的作品風格百種,有正面歌詠,有藉花抒發對學運、人權、女性……等議題的感受,也有人化己為花,以第一人稱款款訴情,人花一體,詩藝渾成。
「美麗的背後是痛苦」,為全書繪製配圖的畫家應深有同感。曾考慮以照片呈現百花之美,但有些花種量少難覓,且照片的寫實也壓縮了想像空間,因此改為搭配手繪圖。兩位擔此重任的畫家,一位寫實,一位浪漫,為繪製百花圖吃足苦頭,每畫完一幅就與我直接討論,被我殘酷退件要求修改是常事,其中多幅甚至三易其稿。兩人被我折磨到眼花出血、手痛貼膏、心疼欲逃!
書中也放進百花小檔案,包括學名、別名、花期、特性簡介等,讓讀者在讀詩的同時,也閱覽了花卉小百科。另外,為讓造訪台中花博的國際友人也能領略《百花詩集》之美,全書詩作均附英譯。
更值得提的是「詩魔」洛夫的題字。去年底,我到台北的飛頁書餐廳演講,洛夫偕其夫人前來鼓勵,我當下為《百花詩集》向他邀詩,但洛夫以健康為由謙虛婉謝。今年二月,《百花詩集》緊鑼密鼓籌劃,我拜託這位書法堪稱一絕的詩壇前輩為書名題字,沒想到他一口就答應了,其實他是撐著病體書就「花蜜釀的詩」的,為此,遠景出版社發行人葉麗晴還特地親訪他家取字。
洛夫以詩心寫書法,「花蜜釀的詩」飽含詩情墨意,編輯團隊如獲至寶。不料,今年三月,洛夫即病逝,這幅墨寶成為他生前最後一幅書封的題字,倍顯珍貴。
因著上述種種,《百花詩集》讀法豐富,可細品百位詩人作品旨趣,對照英文,體會不同語言的美感;也可用遊覽藝廊的心情,欣賞時而寫實、時而浪漫的百花圖;從詩的國度返回後,還可從植物學角度探索百花奧祕;末了闔上書頁,神遊封面上洛夫的墨寶意趣,想來將暢快而言「花蜜釀詩醉難醒」!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