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時光 寄一張明信片

24

文/張雅雯
年輕時旅行各地,喜歡在當地買張明信片,寄給旅途返家後的自己,以為這樣就能保留下旅遊時的心情;也喜歡在友人旅行他方前,欲言又止羞赧地說:「如果方便的話,給我寄張明信片吧!但是不用勉強喔……」
因為我就曾有過遍尋不著郵局的苦惱,自己因此消磨了旅遊的興致也就罷了,怎好意思徒增好友的困擾呢?雖是這麼說,但我仍希望他們在旅途能記起我的請託。
孩子年幼時,我會領著他們或坐或臥,依著明信片上的地景轉地球儀、看地圖神遊:東京鐵塔、墾丁鵝鑾鼻燈塔、香港維多利亞碼頭、南投紙風車教堂、法國蔚藍海岸、高雄打狗領事館、內蒙呼河浩特……若是曾造訪之地,他們會翻看得特別仔細、轉動得更加雀躍,彷彿轉啊轉的,就可轉來當地的溫度與氣味。
這日返家,信箱裡躺著一張花卉博覽會的明信片,外甥女清秀的鉛筆字跡映入眼裡,也喚起了記憶。彼時,流浪遠方的夢,因為走入家庭及孩子的出世而緩下腳步,我於是以來自世界各地的問候收集美好,藉著友人捎來旅行的氣息,讓內心跟著等速脈動。
我自抽屜挑選了一張粉黃色卡片,上面畫著一隻粉紅小兔子,高舉著一台單眼相機,半瞇著眼說:「來,笑一個!」這插圖,恰似我收到每一張明信片時的心情,最終以笑容遇合各地風景。
我寫下隻字片語,寄出對女孩的感謝,謝謝她喚起我過往記憶時光的方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