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及時 一束鮮花

16

文/石鵬來義
或許因為成長背景所養成的消費觀,這一輩子,我不曾送過父親花束,連一朵也不曾有過。
直到十二年前父親往生,回娘家奔喪,當時還健在的彩霞姨告知我,做女兒的得訂兩盆花籃送給父親,算是我頭一回送花給父親。但,那終究是禮儀風俗的應景花束,且父親已不在人世間,無法親手接下、親眼看到、親自聞嗅那花香。
近幾年,年歲漸長,出席親友告別式的次數也逐年漸增。每每見那聲勢浩大的花海,鋪排在靈堂中,心中的感慨也就更深。那花籃、花壇、花圈,亡者可親賞親聞?而行旅世間時,又可曾享有如此的「花之饗宴」?告別式過後,那些盛放的鮮花,又將何去何從?
今年的母親節回娘家時,選了一把繽紛多彩的康乃馨與玫瑰花,綁成一束送給母親。
「唉呦,妳買這一束花很多錢吧?」母親驚喜笑意漾滿慈顏,卻仍狐疑地問著。
「阿母啊,妳現在看得到、聞得到、看了歡喜,卡實在啦!給妳一個功課,妳每天都要幫它換水喔。」
「好啦、好啦,這花這麼美,我當然要幫它換水,才會開美美的花給我看。這花,真的很美哩!」母親笑逐顏開,定定地細看著,對著花兒喃喃自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