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花間集句八條 (4-1)

38

文/陳牧雨
晴窗無事,偶然欲書,因錄古人詠花句八條,書成條幅,並述其事。
一、桃花依舊笑春風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唐朝詩人崔護,在春天賞桃之餘,有感的寫下了這麼一首膾炙人口的〈題都城南莊〉詩,深為後人所喜愛,且吟誦不絕。
詩的用詞遣字淺顯易懂,字數只有二十八字,卻道盡了人生的無奈與惆悵。
前兩句寫往事,在門裡見到了妳賞花的倩影,人面猶如桃花般的美麗。因為一個「門」字,使人察覺了在詩句後面,必然蘊藏著詩人沒有說清楚的故事,也因為沒說清楚,使讀詩的人有了許多想像的空間。
果不其然,唐代孟棨的〈本事詩〉首先根據這首詩延伸出一個言之鑿鑿的愛情故事。北宋的 《太平廣記》也將這個故事錄進書中,甚至到了現在,平劇裡也有《人面桃花》的劇目。
故事想必是想像的居多,然而一手簡短易懂的七絕,能讓人有那麼多的想像空間,也是這首詩不得不讓人佩服的原因。應該也是詩人的能耐吧?
後面兩句,則是道盡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無奈,景物依舊,人事已非。許多文學或戲劇作品,費盡了許多心思,鋪排了許多故事,最終也都想彰顯這種人生的感慨。
然而詩人只用了兩句十四字,沒有半個悲傷的字彙,甚至還用了「笑」字,再配合前面兩句,就道盡了人世間的滄桑與無奈,這是詩人的高明之處。
桃花在春風中綻放,用「笑」來形容,這字用得令人拍案。日語用中國「笑」的古字「咲」,來形容花開,想來,不知跟這首詩有關聯否?
二、水上輕盈步微月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宋代詩人黃庭堅,在五十一歲時,一連做了四題八首詠水仙花的詩,然而其中最有名的當屬這首〈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為之作詠〉。
前兩句把水仙花比擬成凌波仙子,踏著輕盈的步伐,在有微微月光的水面上漫步,多麼美的情景阿!看著想著,突然想到了山礬因為太像水仙,很難分辨而懊惱了起來!
好煩喔!於是詩人起身推開了門,走出戶外。但見大江橫於眼前,風景壯闊無比,心胸頓然清明豁朗,不禁啞然失笑,笑自己為什麼對著芝麻小事困擾煩躁?
也是!我們不就常常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困擾著而無法脫離,這時候應該學學黃庭堅,放下一切走出門,去看看更為廣闊的天地!
宋人陳長方在《步裡客談》說:「古人作詩斷句,輒旁入他意,最為警策,如老杜云:『雞蟲得失無了時,注目寒江倚山閣』是也,黃魯直作水仙花詩,亦用此體。」詩人用了似乎與原來鋪陳的詩意完全不搭嘎,甚至相反且極度對比的句子,做突兀感的總結。這種手法,令人在一陣錯愕之後,讓人有突然頓悟,或猛然釋懷,或會心一笑的感覺!
這就是陳長方所謂的「旁入他意」;我讀清人鄭板橋的瀟湘八景詞,發現他也用了許多這樣的手法。比如〈平沙落雁〉:「秋水漾平沙,天末澄霞,雁行棲定又喧譁。怕見洲邊燈火焰,怕近蘆花。是處網羅賒,何苦天涯,勸伊早早北還家。江上風光留不得,請問飛鴉。」
本來說的是雁,卻突然冒出了「請問飛鴉」做結語;同時也強調了前面的詞意,手法令人讚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