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非典議員激活的民主期待

59

日前屏東縣政府執行台鐵屏東後火車站拆遷民宅業務時,遭無黨籍縣議員蔣月惠抗議,並質疑政府行使公權力程序的正當性。警察圍住她,阻擋她靠近現場而發生衝突,她咬了女警一口,隨即被依妨害公務和襲警傷害罪嫌移送法辦。她自覺咬人不對,拄著枴杖、帶了鮮花到警局向女警道歉,卻沒有警方主管搭理她。
事件發展到這一步,另一面故事出現了。原來蔣月惠是一位善盡民選公職本色,不黑、不金、不貪、不懼,是很佛心的議員,長期募款及捐出自己薪資支、基督教羅騰園肢障協會。這些感動人心的事蹟瞬間傳遍大城小鄉,她出名了,像似神功影響力大增。原本南國一議員,到了台北,一會市長柯文哲,二會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所接電視台專訪通告從早排到晚,一言一行全都露。她的際遇,激活了人們對民主的期待。
首先、她戳破了官僚科層體制的操控。屏東挺過黑道治鄉風雨後,政治生態與政黨形勢已二十年不變,其間施政,有不少正向作為;但全縣自來水普及率仍不足六成,受薪族平均月薪全台最低,比台東、澎湖還少。戶籍人口從九十萬遞減至不到八十四萬。小鎮資訊網站等各類民意反映,有的地方空氣裡飄豬糞味,水圳裡流著畜牧與地下工廠排出的汙水;連檢舉食用劣油工廠都得跑去台中告發,不敢信任在地的業管機關。
孤鳥單飛的蔣月惠,在議會提案甚至找不到連署夥伴的她,憑其行動毅力,持續三百四十五天親身監視皮革廠有無排汙,並善用手機直播的效果,終於有公權力機關出面,促成遷廠,還給附近居民較清新的空氣。私欲操控官僚科層體制時,少數有權勢、有財力者會比庶民優先;但並非無解,非典議員出擊,證實有解方。
其次、她讓「飾政」建設與人民家園的取捨得到平衡關注。很多縣市長用景觀工程裝飾政績,追求民調高支持度,被謔稱「飾政」建設。最顯著例子,選前很多縣市鄉鎮都翻修舊公園,或砸錢改善車站廣場,圖的就是眼見為憑的有感,而非相對應優先的建設。蔣月惠抗爭的公勇路拓寬工程,位於屏東火車站後站,老屋舊了可能礙眼,拆平可獲得寬敞視效;這種有感與犧牲人民家園之間,難道沒有替代方案嗎?
第三、非典議員讓選舉與土地利益團體的灰色關係再受到檢視。蔣月惠聲援屏東市公勇路拆遷戶事件發生後,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說,台灣最大黨是土地掠奪黨,這個所謂的掠奪黨,隱身於制式政黨之中,運用政治獻金通押各黨,不分藍綠,誰選上最終都得聽命於土地掠奪黨的指揮。
這看似教授的憤世之言,但實務面,政黨不能經營事業,參選人必須自籌資金從事選舉活動,募款對象指向受公權力約束多的行業,建築、用地業者就常是目標。這些年,地方民選公職,甚至常任文官人選,都難免於牽就廣義土地集團金主的好惡。蔣月惠讓選民再關注這類現象,提供了檢視參選人和政黨的另項指標。
民主政治以有效處理公共事務,回應民意需求為第一要務;這些年有不少評論指台式民主遭意識形態綁架,民粹拖累國家發展,感覺灰暗。蔣月惠創造的驚奇,激活若干有心人士對民主期待,畢竟四年前,屏東市民曾選出如此非典型的議員,灰色終遮不了亮彩的顏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