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民歌裡的小願望

6

文/杜英
誰能在烽火中划著小船哼著〈採紅菱〉?誰有心情在逃難之際高聲唱著〈採檳榔〉?誰能在生離死別的苦痛中唱著新年〈恭喜恭喜〉?還有誰能在風災雨災中引吭高歌、大吃大喝?
普民平日工作順利,假日可以自由自在地度用三餐,可以與家人出遊,可以去踏青、唱唱歌,與親友一起騎車爬山,平凡平靜的生活就是幸福。當我們的心情是愉悅的,自然眼中的世界是美麗的,百姓的民歌自然也就輕快美妙。
一沙一世界,見微知著,從小地方就可以看出整個社會的氛圍。
在黑夜與白天的循環下,在四季春夏秋冬的運行中,生活日復一日,有時候覺得過於單調,想要有變化,然而變化需要在穩定而安全的社會氛圍中。人類的文明如果遇到社會動盪乃至戰亂,許多努力皆毀於一旦,何來日常的平凡幸福?
社會運作本來就是龐大複雜的,君不見許多前賢告老歸鄉,回去過躬耕的生活,文人雅士在勾心鬥角的官場生涯,也會遊山玩水尋求偶爾的清靜生活。陶潛的〈桃花源記〉寄望了:「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生活,當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之際,常民生活就是自在的生活,日出日落,能安於自己的生活步調。
《詩經.芣苢》:「采采芣苢,薄言采之。采采芣苢,薄言有之。采采芣苢,薄言掇之。采采芣苢,薄言捋之。采采芣苢,薄言袺之。采采芣苢,薄言襭之。」采芣苢是常民婦女的活動,芣苢是車前子,不是一般的野菜,可當草藥,對懷孕及生孩子有利,又可治難產。在好天氣到郊外,歡歡喜喜開開心心地採車前草,可見生活飽足了,日常平靜了,沒有太大的煩憂,可以放心從事單純的小活動。
此詩歌頌的是一般家庭繁衍子孫的渴望,自古成家立業,子孫興旺的期待,是平民的幸福進行曲,也唯有四境昇平,百姓方得以休養生息,才能穩定的養家餬口,栽培子孫,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生活。
生活隨著科技發達變化迅速,當物質文明發展到如今,再也回不去上古時代的單純,習慣了便利再也回不去安步當車的吃苦耐勞,眼下的生活讓人類陷入了物質枷鎖而體驗不到古人的簡單自在,也只能在紛亂的生活中追求一小方的單純寧靜。
真正美好的生活不是滿足物質就可以,請帶著孩子們體會四季更迭的變化,欣賞簡單樸實的人事物,多接觸大自然,享受家庭天倫之樂。請大人們檢視如今的社會價值,從貧富逐漸拉大的差距中,理解安於自己能力所及、知足常樂的生活必要。

分享: